小鱼鱻(xian)

明年春末回归,勿念

守望-第五章

前文点tag“relax守望”。

    OOC、AU预警。 

    ——————- 

    小赖在第三次咨询之前,请我帮他暂时隐藏那段和他失声脱不开关系的记忆。

    我很惊讶,因为之前小赖的态度是偏向于剥开真相直面记忆的,于是再三询问他是否要改变主意,小赖也犹豫了很久,最后仍然做此决定。身为监护人,小赖的父母当然也知道这个事情,他们觉得不好的记忆如果能忘记就最好了——儿子还要准备高考呢,其他事情都先放一边。 

    也许,这确实是当下最好的解决办法。

    催眠是从小赖踏入我的咨询室第一步开始的,首先让他感觉自己是在一个很安全的环境里。小赖潜意识里的安全岛屿,是罗书全家,场景是我们聚餐的那天。

    “你是谁?”

    “ 余妤。” 

    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很大原因是小赖其实并不想忘记那些记忆,也不想在我的催眠下将之埋藏,而上次在罗书全家里聚餐的时候他见到了我的导师徐瑞宁,知道徐老师在带学生时经常把催眠我当作对我的训练,余妤也许催眠不了严小赖,徐瑞宁一定催眠得了余妤,他既然已经有了这样的印象,在“成为”余妤之后被“徐瑞宁”催眠,也就顺理成章了。 

    “你是谁?”

    “严小赖。” 

    催眠到了这个时候,才算是进入正轨。 

    从小赖的描述中,我知道了自“周知庸”这个人在他生命里出现以后发生的所有事情:青涩而又热烈的暗恋,不管不顾的告白,甜蜜的两情相悦,之后的狂风暴雨,以及,最后苦涩的分离。

    我引导小赖说出这些,然后慢慢、慢慢地,带领他把与周知庸相关的记忆沉到潜意识最深最黑的地方。

    与醒来后的小赖交谈了几句,我确定,催眠成功了。 

    看着心无旁骛和小灰兔玩耍的小赖,我心里划过一声叹息:周知庸啊周知庸,你知不知道你做错了什么,又错过了什么。

    我没有把那一整段记忆变成空白,那样太明显,也会影响小赖正常生活,我只是把它模糊到一定程度,让周知庸在小赖的记忆中只是一个出场短暂的普通数学老师,没什么值得回忆的,结束治疗以后严家父母会把孩子转去更好的学校,换了个环境还要投入到紧张的复习中,谁还会在意曾经学校的一个没什么交集的数学老师呢?

     至于以后小赖会不会想要挖出深埋的记忆,那就是以后的事情了。现在的他没被任何人任何事困扰,活泼外向又开朗,每天弹琴唱歌画画,还要给我和小灰写歌,仿佛之前那个暮气沉沉的少年是另一个人。

    这样多好啊。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