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鱻(xian)

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

bgm:AKB48 彼女になれますか?视频素材:《好先生》、《极限挑战》提前的七夕献礼,一个小甜饼。小希希 @忱希 夏天快乐哦~

鸡条童话番外篇·游轮惊梦(完结章)

尾声
牛头梗先生在这一天再次体会到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大悲大喜,他抱着小羊,哭的他俩毛都湿漉漉的。
其他哥哥微笑地看着他们。
艺兴说了小女孩的事情,还有现在在他手里的两颗极乐之星,狐狸磊叹了口气:“我们找到那个侍者的时候,他已经死了,尸体上没有心脏。”
原来第二颗极乐之星真的存在,就在那个罪恶的男人身体里。
原来同一时期真的可能出现不止一颗极乐之星,但从未有人同时拥有两颗极乐之星。
两颗极乐之星,意味着什么?
“如果对着两个极乐之星许一个愿望,那么,无论这个愿望多么不可能,它都会实现。”柴犬知道这个传说,但那个故事里极乐之星不叫极乐之星,所以一开始他没想起来。
“许愿吧,艺兴。”小猪说。
“让我许愿吗?”艺兴看着两颗“宝石”,他已经知道这“宝石”实际上是什么东西了,也知道为此发生过的事情,即使知道了用途,也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
“许愿吧,艺兴,结束这一切。”雷雷捧着他的脸说。
小羊想起兔女孩和他说的第三次离家出走是一个月前,许了一个愿望。
“让一切回到三个月前。”
两颗“宝石”瞬间化为虚无,在这一刻,时间回溯。
——
艺兴刚和几个哥哥吃完火锅,因为喝了点酒,所以他睡着了,等他醒来,心还被梦里的事情惊得怦怦乱跳。
雷雷帮他擦了擦脸:“做噩梦了?”
“哥,你知道极乐之星吗?”
雷雷擦拭的动作停了一下:“也许,你做的不是梦。”
那一天,他们做了很多准备,不久后,某个古堡的现任继承人因非法拘禁、故意伤害等罪名被捕,古堡的女主人因精神病入院治疗,两个孩子被送到了合适的地方生活。
“大哥哥,”去探望两个孩子的时候,兔姐姐很亲近艺兴,“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啊。”
艺兴帮她戴上新的蝴蝶结:“我们以前没有见过,不过,从现在开始,我们是好朋友了。”
“嗯!” 
牛头梗在给襁褓里的兔弟弟唱摇篮曲:“月儿明~风儿静~树叶遮窗棂啊~”
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THE END——

鸡条童话番外篇·游轮惊梦

逻辑好像有点死……emmmm
——正文——
副歌(下)

    “爱一个人……”艺兴想了想,发现竟没有合适的语言去形容。

    他尝试着说:“大概就是,想每时每刻都看到他,即使看不到他,想到世界上有这样一个人,就会觉得很温暖。每一个喜悦都想和他分享,每个重要时刻都希望有他在身边。”

    “至于被爱……就好像黑夜里的一束亮光,有了这光,你就不会害怕黑暗,摔倒了也有力气爬起来。”

    女孩伸出手,她的手碰到艺兴时,变成了透明的,艺兴被冰得一个激灵,直接坐到了地上。

    “你是暖的,血一定也是热的。”她看着艺兴,又好像什么都没看。

    “我没有心。”女孩低低地说着。

    “我的父亲,同时还是我同母异父的哥哥,我们都流着一样肮脏的血。可笑的是,他们觉得这是荣耀,是在维持血统的纯洁。”

    “后来,他们又生了弟弟。”

    “弟弟那么小,还什么都不懂,我如果也什么都不懂就好了。”

    艺兴此时能做的只有安静地倾听。

    “家族早已腐朽,入不敷出,还妄想恢复往日荣光。我提前发育,父亲和母亲看我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我想逃走,逃了两次都被捉回去了,第三次出逃,父亲剜去了我的心脏。你该听说过我的心脏的,毕竟现在很多人都在找它。”

    艺兴仿佛意识到了什么,惊愕地看着她。

    “看来你猜到了,它现在有名字了,叫极乐之星。”

    “我跟在父亲身边,看他乔装打扮,卖掉了我的心脏,得到了很大一笔钱。我以为这就是结束,可没想到,他还想要更多。这就是所谓的欲望吗?”

    “我不知道我的心脏为什么会变成宝石的样子,更不知道为什么,它有让人梦想成真的魔力。只要你对它许愿……”女孩惨笑了声,“卖掉极乐之星前一天,父亲曾诅咒过一个人横尸街头,当晚那个人就真的不明不白死在街边。”

    “他回来之后才知道这件事,然后翻出了一本古书,书上记载着,家族每隔数代,就会有一个或几个人长出这样的心脏,这就是为什么,族内一直坚持近亲通婚。为了试验记载的真实性,他混进了游轮,找到了存放极乐之星的地方。就在这时,我发现,我能控制极乐之星移动-也许是因为它是我的心脏,总之,我把极乐之星藏到了一个吊灯上。”

    “父亲他找不到极乐之星,就剜出了弟弟的心脏。”

    “为什么……”艺兴喉头发紧,问到一半明白过来。

    ——是为了找出第二颗极乐之星,既然女儿身上有,说不定儿子身上也有呢?

    “弟弟的心脏是正常的。为了毁尸灭迹,他把弟弟煮成了肉汤,就混在送给客人的食物里。”

    艺兴不寒而栗,同时也发现了一个疑点:“那吊灯上的婴儿……”难道还有一个受害者吗?

    “那是我许的愿,让弟弟活过来,可是失败了。”

    艺兴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和手一样冷,像冰一样,但他忍住了,这是他此时所能给予的,唯一的慰藉。

    “谢谢你陪我玩。”小女孩脸上又浮现那种天真可爱的笑意,“你爱的人和爱你的人都来了,这是你的报酬,正好和你哥哥一人一块。”

    她拿出来的,赫然是两颗极乐之星。

    “去吧,去找你哥哥。”

    她看似轻轻一推,实则力气很大,艺兴一下子被她推开了,突如其来的强光刺得他不得不闭上眼睛,再次睁开眼时,他正被雷雷抱着。

    “哥,我爱你。”
——TBC——
还有一章完结

鸡条童话番外篇·游轮惊梦

    副歌(上) 

    “My mother has killed me,”兔女孩唱歌给好看的羊哥哥听,“ My father is eating me/My brothers and sisters sit under the table/Picking up my bones/And they bury them under the cold marble stones. ”

    羊哥哥,也就是莫名从房间、从他哥身边消失的艺兴,很认真地听她唱完,然后轻轻鼓掌:“你唱歌很好听。”

     “你不害怕吗?”

    “害怕……还是有一点的,我怕我哥哥他们担心。你能帮我告诉他们我没事吗?” 

    “休想!”女孩甜美的嗓音突然变得尖利:“ 你别以为这样假惺惺的夸我几句我就会相信你,乖乖把你放走,你输了,就该留在这里陪我!”

    艺兴无奈,举手作投降状:“好吧,好吧,我们还没建立起信任,你不相信我也正常。那么你想玩什么呢?这里什么也没有啊。不然我讲故事给你听?”

    “什么故事?”

    “嗯……”艺兴回忆起小时候哥哥们给他讲过的故事如《牛头梗的辉煌历史》《学霸是怎样变成厨神的》《胖子都是潜力股》《说话的艺术》《编剧的自我修养》,以及最近和哥哥一起读过的《希腊神话》,好像没有适合讲给小朋友听的,虽然这个“小朋友”不像真正的小朋友。

    “我没给别人讲过故事,那我就讲一讲我自己的事吧。”

    女孩看似不屑一顾,实则耳朵已经竖起来了。

    “我啊,就像你看到的,是一只羊。”

    女孩“嗤”了一声:“谁看不出你是羊?”

    “可是别的羊都是胎生,而我不是。”艺兴开始回忆,“我出生之前,都呆在一颗蛋里,那颗蛋,据说是我大哥从松鼠哥那里抢来的。我就从一颗蛋开始,一直和大哥在一起。”

    “你大哥就是那只牛头梗吗?”

    “对,他是最帅气的牛头梗,最好的哥哥。”

    “没有什么最好的哥哥,他对你好只是暂时的,一定有别的目的。”

    “无论你怎样想,他在我心里都是最好的。我出生之前,他每天对着蛋说话,捧着蛋散步,我出生那天,有只鬣狗进了家,正好和哥哥碰上,我哥他为了保护我,和鬣狗殊死搏斗,最后终于把鬣狗咬死了,他也受了重伤,我就是那时候了壳。据说为了治伤,医生把他所有的毛都剃光了,过了好久才长出来,他那么爱漂亮,该多难受啊。我第一眼看到的是他,第一次说话是对着他喊哥哥,第一次走路也是他牵着我的手,从出生前到现在,他都一直陪在我身边,他是我的兄长,是我的朋友、老师,他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你爱他?”

    “对,我爱他,正如他爱我一样。”

    小女孩收起了张牙舞爪的样子,像是在问他又像是问自己:“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被人爱又是什么感觉?”

     

     ——TBC——

     

    

鸡条童话番外篇·游轮惊梦

                      间奏

侍者送来食物,有他们都喜欢的很香的肉汤,几人却完全没有食欲。他们睡前都把手系在一起了,如果其中一个起身,他旁边的人肯定会有所察觉。而现实是,艺兴悄无声息地从房间里消失了,在雷雷醒来之前没有一个人发现。现在想来,他们那突然的困倦也非常可疑,当时却没觉得有任何不对劲。

由于不能外出,磊磊打了内线电话找来了黑背队长,黑背说,他和他的队员们戒严了整艘游轮,安排了很多岗哨,没有一个人看到艺兴,甚至监控里也没有。他还带来另一个消息——从监控录像里,看到那个小女孩曾经在他们门口站了一会,她是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而且不在登船人员名单里。

“我早该想到的,她唱的那首歌,”雷雷眼底通红,“输了就要跟她走,我为什么没有拦住艺兴呢?!”他再也坐不住了,“我要去找他。”

“你不能这样去。”小渤拦住他,“我们现在还什么都不知道,你贸贸然出去,万一你也不见了,我们怎么找你呢?我跟你一起去。”

“艺兴是我徒弟,怎么能把我撇下了?”

“就是就是,我们都一起去。”小猪和大松鼠说。

大松鼠的尾巴不小心扫到一碗汤,碗碎了,汤汤水水洒了一地,还有几块骨头。

“碎碎平安,碎碎平安。”松鼠迅念叨了几句,突然发现其中有块骨头有点奇怪。他的脑海中兀的闪出一句话“兔子的肩胛骨棘下窝呈锐利的三角形 ”,这是他之前写一个探案剧本的时候查的资料。“磊哥你快来看一下这个骨头。”

磊磊掏出放大镜,戴上手套,拿起骨头仔细地看了一会,一脸凝重:“是幼兔的肩胛骨。”

而那个吊灯上发现的幼兔尸体,除了失去脏器,还少了一块肩胛骨。

“肉汤……肩胛骨……”雷雷喃喃道,“如果不是艺兴不见了我没心情吃东西,一般来说,我会选择骨头多的,也就是这一碗。”

“肉汤……骨头……肩胛骨……肩胛骨……坦塔罗斯!是那个侍者!那个侍者有问题!”

坦塔罗斯窝藏脏物,拒不交出,将金狗窃为己有。有一天,他邀请诸神到家中作客。为了试探一下神祇们是否通晓一切,他让人把自己的儿子珀罗普斯杀死,然后煎烤烧煮,做成一桌菜,款待他们。在场的谷物女神得默忒耳因思念被抢走的女儿珀耳塞福涅,在宴席上心神不定,只有她出于礼貌稍微尝了一块肩胛骨 。

——TBC——
emmmm……我尽量一周两更😂如果有人能追着看追着催更应该会快点(理不直气也壮地拖延症晚期)

鸡条童话番外篇·游轮惊梦


主歌·下

磊磊最后还是没有走,他作为曾经的法医,排除嫌疑后,在这种时候是有必要留下的。其他人想留下,被他劝走了。

小猪驮着腿软的松鼠,紧贴着他渤哥走,雷雷拉着艺兴的手,警惕着四周。

快走到回房间前最后一个拐角时,一个小孩儿撞上了艺兴。

是只小兔,耳朵上扎着蝴蝶结,应该是女孩子,她撞到小羊,不喊疼也不道歉,而是歪着头,笑眯眯地问:“小哥哥,你能和我玩猜拳吗?”

牛头梗和柴犬对视了一眼,身体紧绷,警戒值升到了最高。

艺兴帮她整理了一下歪掉的蝴蝶结,温声说:“现在船上不太安全,你还是快回到你自己的房间里吧,哥哥也要回去了。”

小女孩盯着他看了一会,默默走了。几人继续往前走,拐过弯,却发现他们又回到了那个小餐厅门口。磊磊正走出门,看到他们就是一愣:“你们怎么又回来了?”

门口的金毛小哥抖了一下,拦住狐狸:“他,他,他们是突然出现的!”

小猪叫道:“不可能!我们是刚从那边拐过来……”他越说声音越小,最后几不可闻——那边,只有一堵墙。

大松鼠跳到地上,急急地说:“我们刚才遇到一个小女孩,也要玩猜拳,好像就是刚才你看到的那个。”

狐狸变了脸色,金毛小哥看着他们后面又抖了一下:“你是说那个小兔子吗……她……就在你们身后啊……”

扎蝴蝶结的兔女孩挂着天真可爱的笑站在他们后面,见他们转头,甜甜地问:“你们想和我玩猜拳吗?”

“你跟着我们,就是想玩猜拳吗?”艺兴问。

“对啊。”她又唱起了那首歌,“好朋友我们行个礼,握握手呀来猜拳。石头布呀看谁赢,输了就要跟我走。 ”

“那我跟你猜拳,你别找他们了。”小羊在一瞬间做了决定。

“别去!”五位哥哥一齐喊他。

“没事的,”艺兴故作轻松地耸耸肩,“就玩一下。”

“嘻嘻嘻,”小女孩开心地拍了拍手,“那我们开始吧,一局定胜负哦~”

“石头剪刀布!”

女孩出了布,而艺兴,出的是石头。

“啊,你输啦,嘻嘻嘻。”

“我来跟你玩。”雷雷挡住艺兴,“他那是演习,不算数的。”

“哥!”

“听话!”

“唉,大人总是这样。”小女孩叹了一口气,“好吧,小孩总要让着大人的,来吧。”

“石头剪刀布!”

女孩又出布,雷雷出了剪刀。

“你赢了,那我现在先不让这个小羊哥哥跟我走了,好好享受你们相聚的时光吧。”小女孩露出符合这个年纪的甜笑,说出的话,却像一个阴冷的怪物。

说完,她就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原地消失了。

“观音菩萨如来佛祖基督耶稣上帝保佑妈妈咪呀这是什么东西QAQ。”小猪看向最聪明的磊磊,希望他能给个答案。

磊磊还没说什么,旁观了这一切的黑背队长沉声说:“先别管是什么东西,我派人送你们回去,进房间以后尽量不要外出。”

这次终于顺利回到房间,大家都觉得很疲惫,决定先睡一会,出于某种直觉,他们都待在同一间房里,把被褥铺在地上睡,还用绳子将每个人的手都连起来。

雷雷是被敲门声吵醒的,他睡得有些昏沉,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还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下一秒,他就被巨大的恐慌淹没。

艺兴不见了。

鸡条童话番外篇·游轮惊梦


                       主歌·中

在豪华小餐厅的水晶吊灯上,发现了一具染满鲜血的婴儿尸体。

这种匪夷所思又骇人听闻的事情,让在场的所有人不寒而栗。而就在这时,门外,由远及近地,传来了一个孩子的歌声。

“好朋友我们行个礼,

握握手呀来猜拳。

石头布呀看谁赢,

输了就要跟我走。 ”

那声音很甜美,歌也很动听,可是……

“好朋友我们行个礼,

握握手呀来猜拳。

石头布呀看谁赢,

输了就要跟我走。 ”

此情此景,配合这个歌词,不禁让人汗毛倒竖。

黑背队长眉毛紧皱,眼刀扫向他的手下:“来之前不是让你们把附近清场吗?那孩子怎么过来的?”

歌声停了,所有人都听到一个女孩子问门口的保安:“叔叔,你们在这里干嘛呢?我能进去吗?”

“小朋友,这里不可以进去,你家大人呢?”

“我家大人?嘻嘻嘻……”女孩突然笑起来,小羊在里面听到了,不由抖了抖,雷雷安抚地舔了舔他的毛毛。小猪紧紧贴着狐狸的大尾巴,整张脸都埋进去瑟瑟发抖,小渤背着松鼠(其实是松鼠惊得跳上去),还得兼顾着别让小猪被他师爷的尾巴毛给闷着,磊磊身上的毛都乍开了,很想甩尾巴,忍着了。

兔女郎们也都吓得抖作一团,互相抱在一起哆嗦,死者是同族,尸体出现的场景又这么离奇,还有这么诡异的小女孩,真是吓死兔了。

门外的谈话还在继续。

“叔叔,如果想让我回答问题,那你得跟我猜拳,赢过我才可以。”

“小朋友,你还是快离开这里,去找你的爸爸妈妈吧。”

“如果想让我离开,你还是得跟我猜拳并且赢过我。”

派去守门的是年轻的金毛,刚入这行,本身性格就很温和,对待小孩子毫无办法,黑背不用思考就知道他一定会选择猜拳而不是强制那孩子离开。果不其然,停了一会,女孩的声音又响起来:“好吧,你赢了,但是我还是要进去。”

“小朋友,我还是带你去看护处等妈妈吧。”

“死者是我的弟弟,而我,是杀人凶手,我来自首,所以,能让我进去了吗?”

这句话就像一滴水溅进了油锅里,刚刚稍微平静一些的几个兔女郎终于忍不住尖叫起来,黑背队长的脸乌云密布,迅速安排下属加快记录的速度然后送在场所有人回各自房间,并叮嘱不要乱跑。

那具小小的尸体已经盖上了白布,磊磊抬头看了看那盏水晶灯,迟疑了一下,还是走过去告诉黑背,灯上那个很像“极乐之星”的装饰不见了。

这位前警官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说了声“谢谢您”,心里却掀起惊涛骇浪——极乐之星在开船的第一天晚上就突然从重重守卫与保险柜中莫名消失了,他们这些天一直在暗中调查,但是没有任何线索。难道,狐狸所说的那个“很像极乐之星的装饰”,正是他们苦寻多日的极乐之星?
——TBC——


鸡条童话番外篇·游轮惊梦

                   主歌·上

如此美味当前,怎么不大快朵颐呢?小猪整张脸都快埋进碗里,大松鼠进入暴风吸入模式,狐狸吃得肚皮溜圆,柴犬吃得腮帮鼓鼓,小羊呢?奶油沾到了毛毛上,牛头梗在帮他清理。


就在众人开心地享受美食的时候,灯突然闪了几下,然后灭了,四下里一片漆黑,雷雷把艺兴抱住,警惕地听着周围。


松鼠原本在喝汤,受惊之下打翻了汤碗,小猪听着声音往旁边跳了一步,碰倒了柴犬,柴犬刚刚在吃螃蟹,这一下连盘子一起摔了,又不知蹭到了桌上的什么东西,噼噼啪啪碰!


雷雷在这巨响中听到了别的声音,像是小孩子的笑声,仔细一听又没了,他把小羊抱得更紧一点。


不知道碎了多少东西,什么都看不见,三只也不敢乱动怕踩到碎片,这下,还能动的就只有刚从卫生间回来的磊磊,在一边清理毛毛的艺兴,和帮他舔毛毛的雷雷了。


“是停电了还是灯坏了?”磊磊问,“那个铃应该是不用电的,雷雷你能摸到吗?”


铃就在门口,灯灭之前雷雷正好是冲着门的,他一只手搂住艺兴,另一只手摸索着拉了铃。


“铃铃铃……”


铃声刚响了三下,就听见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还有一个有些熟悉的嗓音:“客人,请在原地不要走动,我拿蜡烛进来了。”


应该就是刚才那个男侍者,他拿着一个烛台走进来,好歹朦朦胧胧地驱散了半室黑暗。


“怎么回事?”雷雷问。


“线路故障,正在检修,应该很快就好了。”


“可以再拿几个烛台进来吗?”小羊问。


“哦,当然可以。”侍者从怀里掏出一个小铃铛摇了几下。


兔女郎们拿着更多的烛台进来,把整个小厅照得明如白昼,大松鼠站起来抖了抖毛,小猪突然惊慌地指着他的尾巴:“迅哥,你受伤了!”


众人看去,松鼠迅的尾巴上果然有血迹,男侍者欠了欠身:“我去叫医生。”


“不用了,我没受伤。”狐狸磊和柴犬渤迅速检查了一遍,都没有发现伤口,大松鼠自己也没感觉到哪里不舒服,又把侍者叫了回来。


小羊蹲下去捡大松鼠掉了的餐具,在地板上也看到了血迹。


“地上有血!”他说。


灯突然亮了起来,室内的情形更加清楚,从那盏华丽的吊灯上,血正缓慢地往下滴着,正滴到大松鼠刚才的位置。


雷雷吸了吸鼻子,心里一沉——是新鲜的兔血的味道,而这艘游轮上,最多的客人就是兔子。


保安队来得很快,保安队长是刑警出身,德国牧羊犬(俗称黑背),非常严肃,艺兴一见他就有点怕怕的——没办法,羊怕牧羊犬,天性嘛。


黑背队长动作迅速,一进来就反锁了门,队员们一对一看着室内的人,是保护也是监视,多年办案的经验与直觉告诉他,恐怕有命案发生。


他的直觉是对的。吊灯上,躺着一个没有呼吸的小兔子,血,还在从裹着他的襁褓的一角,一滴一滴地流下去。


——TBC——
(短小君顶着锅盖爬走了。
一更新必掉粉,唉。)


鸡条童话番外篇之游轮惊梦

(其实这章是几个月前就写好了……今天才翻出来)

设定介绍:1.蛋生羊艺兴,牛头梗雷雷,柴犬渤,狐狸磊,松鼠迅,小猪猪,其他角色以兔为主。

2.正篇是温馨治愈童话风,番外篇就可能有点点暗黑灵异恐怖向了。也不会很吓人啦,毕竟我胆小。本篇是独立的故事,不用看正文也可以。

——前奏——

“欢迎登上极乐之星号,祝各位有一次愉快的旅行。”侍者带着六个人参观了轮船上的各项设施,介绍了大概情况,给每人发了一本小册子以后就离开了。

狐狸磊摸了摸肚子:“咱们先吃饭去吧,听说请了米其林厨师坐镇。”

柴犬渤一听就乐了:“师爷还真是到哪都想着吃啊。”

帅雷雷摘下墨镜:“可不是么,黄小厨吃成黄月半。”

艺兴毫不客气揭他哥的短:“哥你不是刚瘦下来吗?”

“那我胖的时候不帅吗?”牛头梗发动卖萌光波。

“帅帅帅。”小绵羊一秒投降。

没说话的小猪和大松鼠在研究什么呢?

大松鼠挠了挠头发:“我好像中了免费用餐券。”

小猪夸张地大喊:“wow!是超级豪华大餐哎!!”

磊磊:“那还等什么呢赶紧去啊。”

“走走走。”

六只勾肩搭背地去了餐厅,跟侍者出示了用餐券,侍者带他们进了一个单独的小餐厅。

小餐厅布置得堪称豪华,是浓郁的法式宫廷风格,磊磊盯着头顶的水晶灯看了半天,怎么看怎么觉得灯中间那颗装饰石像刚轰动世界的“极乐之星”,这艘游轮正是因为运送了那颗宝石才以此命名,不过正品肯定在游轮上某个保险箱里好好放着,不可能放在一个水晶灯上做装饰的,狐狸看了一会,注意力就被别的东西吸引了。

房间正中央有一张长桌,桌上已经摆好了餐具,正好是六份。

“没想到游轮上还有这样的地方诶,哇这个厉害了。”艺兴啧啧称奇。

“嘿,这有果盘,艺兴你吃水果吗?”雷雷说着就要去拿。

“等等!”柴犬一爪拍开牛头梗的爪子:“你洗手了没啊?”

“……没有。”

小羊举蹄子:“我洗过了,可以拿给哥哥吃。”

“你看,我根本不用洗手。”牛头梗得意地笑。

柴犬嫌弃脸.jpg

“请问几位客人,可以开始上菜了吗?”侍者敲门进来,礼貌地询问。

“可以可以,快点上菜吧。”小猪的肚子都在叫了。

这句话仿佛是什么了不起的咒语似的,话音刚落,一群穿着黑色小礼裙的兔女郎就鱼贯而入,走路又轻又稳又快,几分钟以后,餐桌上就摆满了各种食物。

“我想您六位应该都是很好的朋友,因此擅自做主,没有按顺序上菜,而是安排了自助餐的形式。”最早问他们要不要上菜的那个侍者说着,朝他们鞠了一躬。

“挺好的,谢谢你啊。”六只纷纷说道。

“那就好,那我就不打扰各位了,祝您用餐愉快,有事拉铃就可以。”

——TBC——
有脑洞欢迎私信告诉我哈!说不定就会出现在文里惹!

闭关通知……

4.3:回来了回来了,收拾几天就开始更
——
顶着锅盖说    我叒要闭关了  上次是为了考研初试 这次是为了复试😂
(圣诞节的文还有一篇没写完呢555555)
不会弃坑不会逃跑不会删文不会换号
复试完就飞来啦!大概四月中旬?也不是很久啦嘿嘿。
顶着锅盖爬走……
发完这篇我就暂时把乐乎卸载了,想想还有点舍不得QAQ
四月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