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鱻(xian)

比故事精彩的,只有现实

(红兴)公车奇缘(下)再续前缘

前文点tag“红兴公车奇缘”
——
数年后,地府。

孟婆亭里来了一个特殊的鬼,他是鬼差大人带过去的,看起来有二十岁了,可哭的比两岁的孩子都厉害,怎么也不愿意喝孟婆汤,最后是孟婆和鬼差捏着脸灌下去的,也不知道混进去了多少眼泪。

——

1970年8月16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某户人家喜添新丁,取名孙红雷。

孙红雷18岁进入中国霹雳舞明星艺术团,25岁进入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音乐剧班,30岁获得中国戏剧梅花奖,40岁时已经拿到飞天奖、金鹰奖,白玉兰奖电视剧最佳男演员奖,完成视帝大满贯,可谓是人生赢家了。

可这人生赢家吧,事业是得意了,爱情他从来没有过,那还能算真正的人生赢家吗?去看老朋友黄磊刚出生的二女儿的时候,黄爸爸问“雷啊,我都俩孩子了,你什么时候找个对象呢?”

“我感觉我在等一个人。等到这个人以前,我谁都不要。”

“那我希望你们快点相遇。”

“借你吉言。”

——

2015年2月14日。

虽然是情人节,对于母胎solo张艺兴来说,也只是个周六而已,而且是一个需要工作的周六。

前些天,东方卫视的严导通过工作室找到他,问他有没有意愿参加一档新的真人秀节目,经过考虑张艺兴接受了邀请,然后就有了今天的这个饭局。

等等,刚才不是说有工作?

没错,对于酒量甚浅的张艺兴来说,饭局可比一般的工作难多了,更何况他已经被提前告知了会来这个饭局的人有哪些。

孙红雷,黄渤,黄磊,罗志祥,王迅……听说孙老师特别严肃来着,两位黄老师都是特别厉害的人物,罗老师是亚洲舞王,王老师演过的角色那么多……

张艺兴特别小心地打招呼,入座,余光发现孙老师一脸严肃地盯着他看,差点把手里的酒杯扔了。

是不是衣服穿的不对?脸上有东西?礼仪不正确?

哎呦喂他怎么还在盯着我QAQ

紧张使这个年轻人暂时忽略了从心底升起的喜悦,还有扑面而来的熟悉感,殊不知使他紧张的人比他更紧张,严肃的表情只是为了掩饰内心的波动,这位大龄单身男艺术家·视帝·孙红雷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就确定了这就是他一直苦苦等待的人,说不定他们前世就约好了,只是这孩子实在是来的有点晚。

不过,也不算晚。

遇到你什么时候都不算晚。

——完——

花絮:据不完全统计,新晋男神张艺兴有六个酒窝,对于这个问题,孟婆有话要说:“这个瓜娃子不愿意喝汤,我和鬼差捏着脸灌下去的,不小心手重了(; ̄д ̄)就多留了几个酒窝噻~”

(红兴)公车奇缘(中)缘定来生

上一章点tag“红兴公车奇缘”

——

第二天没雨,天阴沉沉的,孙红雷虽然像往常一样工作,心里却一直压着事儿,今天,会见到吗?

    16:40,红星站,艺兴又来了,依然背着他的吉他,奇怪的是,这次不用通过镜子孙红雷就能看见他——似乎也只有他能看见他,刚才下车的人,有几个分明是直接穿过艺兴走过去的,双方却都毫无察觉。

    艺兴……没有发现吗?

    孙红雷不敢问,据说人死后是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的,鬼魂会继续生前的行为直到他发现真相,然后就会消失。

    他不知道能瞒多久,能瞒一天是一天,有一日算一日吧。

    这天艺兴下车前亲了下他的脸颊,有点凉,孙红雷看着他的身影走远,慢慢模糊不见,感觉脸上有湿湿的东西,一模,是泪水。

    孙红雷来自东北,吃百家饭长大,后来一个人出来打拼,这么多年,心里也就住了这么一个人,张艺兴是他心目中最美好的存在,为了守护这份美好,他可以做很多事。

    在这一刻,他下了一个堪称疯狂的决定。

    孙红雷小时候住的那个村子,有个神婆,她无儿无女又喜欢孩子,因此对小红雷多有照拂,也喜欢给他讲故事。这位神婆确实是有几分真本事,她讲的故事其实是她会的一些东西,只是孙红雷以前仅仅当故事听,没想到会有用上的一天。

    说来也很简单,他只是决定将自己与艺兴的魂魄绑在一起,以自身精魄血肉供养,直到一起消亡于天地间。

    想想也挺好的。

    理论很简单,做起来也不难,只要将两人的生辰八字用朱砂写在白纸上,活着的那个人用食指鲜血画押,于子时三刻面向西方,默念七七四十九遍另一人的名字与忌辰,烧掉那张白纸,随着白纸慢慢被火舌吞噬,他的左手腕将会出现一条细细的红线。

    孙红雷将燃剩的一小撮灰烬倒入一个小小的布囊,挂在颈间,贴于最靠近心脏的地方,静静等待与艺兴下一次相见。

    依然是个阴天,艺兴依然在16:40出现,依然背着吉他,孙红雷看到他的左手腕,也多了一条细细的红线。

    成功了,孙红雷想,从红线出现的那一刻起,他和艺兴的灵魂就连在一起了。

于是停靠陈酿站的时候,他对艺兴说:“你能在这里等我一会吗?”

艺兴不知道自己是鬼魂,也不记得他每天从红兴站坐到陈酿站是要干什么,因此孙红雷一说他就答应了,并且觉得“对哦我是要在这里等红雷哥下班”。

孙红雷去辞了职,他现在的情况确实不适合再做这份工作了,而且辞职以后才会有更多的时间陪艺兴,当然在对艺兴说的时候他只是说自己请了个长假。

“假期中”的孙红雷带着他的艺兴走了很多地方,陌生的城市,喧闹的大街,寂静的小巷,天地很大,世界却很小,小到只有两个人,无论冬夏,不管秋冬,不分白天黑夜,一直,一直在一起。

时光仿佛停滞,又似乎飞逝,他们走到江南某个小镇时,一个扎羊角辫的小姑娘盯着他们看了半天,突然叫起来:“妈妈!那里有两个没有影子的人!”

孙红雷急忙去捂艺兴的耳朵,可是已经迟了。

“影子?对了,我的影子呢?”艺兴茫然地找了一圈,他确实是没有影子的。

“我没有影子……”艺兴的眼神迷茫了一会,又渐渐清明,“红雷哥也没有……”

孙红雷这才想起刚才那个小女孩说的是“两个没有影子的人”,他低头看了看脚下,果然,也是没有影子的。

“原来……我们都死了啊……”

他们面前突然出现了一条小路,路尽头是一片迷雾,孙红雷知道,他们该走了。

“你害怕吗艺兴?”

“有你在,怎么会怕。”

他们沿着那条小路走了很久,看到一扇门,上书“鬼门关”,他们走到门前,门自动打开,前面是一条两边开满红色花朵的路。路上影影绰绰,很多“人”。

黄泉路上,彼岸花开。

艺兴闻到彼岸花的香气,想起一生里所有的喜怒哀乐,爱恨嗔痴,突然停步不前。

“红雷哥,我们不走了好不好?”

来不及了。

面容模糊的鬼差已经站到他们面前,翻开一本册子:“两个新鬼,嗯?怎么魂魄连在一起了?”

原来他们左手腕的红线不知什么时候延伸出去,连在了一起。

“啧,这可不行。”鬼差掏出一把大剪刀,“咔嚓”剪了下去。

张艺兴下意识地用手去拦,剪刀没有剪断红线,却把他的手划了一道。

他现在是魂体,这一剪下去,伤到了魂魄,艺兴顿时痛楚难当,叫了出来。

“啊!”

周围的鬼魂依旧浑浑噩噩地向前走着,没有对他们有半分关注,另一个鬼差走了过来:“怎么回事?”

新来的鬼差似乎是拿剪刀的鬼差的上级,他听了来龙去脉,大手一挥:“不用管,这个带去投胎,这个我带走养魂。”

说完也没有征求艺兴意见的意思,拉着他就走。

“等等,你要带他去哪里?”

“他伤了魂魄,现在去投胎下辈子不是傻就是病,当然要养好了再走。”

这么严重的后果,孙红雷自然是不愿意艺兴承担的,可是……

“不要担心,哥哥,我会快点去找你的。”艺兴在他脸颊上留下一个郑重的吻,“无论你在哪里,我都要找到你,你一定要记得我。”

“无论多久,我会等你,如果你忘了我,就换我去找你。”

“还真巧了,旁边就是三生石,你们说的话都被记录下来了,下辈子可别忘记履行誓约。”鬼差说完,带着艺兴飘然离去。

“别看了,你现在去投胎,下辈子你们说不定还能是同辈,再磨蹭你就要当祖父了。”留下的那个鬼差阴测测地说。

“走吧。”

离开黄泉路,走过奈何桥,喝下孟婆汤之前,孙红雷抬手看了看那条红线,线的另一端连向很远的地方,最尽头是他的艺兴。

来世见。

——

下一章点tag“公车奇缘”

同人文的真相

真相╮( •́ω•̀ )╭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觉。

8.比较精彩程度的话,脑洞100,大纲70,试阅50,正文10。




9.文手总有一刻想仰天长叹“为什么我不是个画手”。




10.破事一堆的时候文思泉涌,闲得发霉的时候瓶颈期。




11.傻白甜热度永远比正剧文高,不信随便点个cp的tag榜单。




文手往往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一个回复就能让他们高兴好久,善待文手人人有责。




【可以转载,请注明出处。不要关注我了!!!超害怕!!!求您们!!!】

【红兴】公车奇缘(上)

高考语文·江苏卷。

交卷了交卷了 @是你的裤裤 

哈哈哈昨天被吓到了咩,这篇还没写完呢不会这么残忍XD
    ——
OOC,AU预警。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
——正文——

    已经17:45了。

    今天他没有来。

    孙红雷朝车外看了一眼,站台上依然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

    “师傅,怎么还不开车?”

    “哦,好。”

    孙红雷是一名普通的公交车司机,每天在固定的路线上来回,在固定的站台边停靠,日复一日。

    他在这条路线的第三个年头,有一天下午,停靠在红星站的时候,上来了一位背着吉他的男孩,从那天开始,孙红雷平淡无奇的生活多了一抹亮色。

    红星站附近就是地铁站入口,从这里下去坐地铁是更方便的,因此每次到这个站会下去很多人,车里仅有的几名乘客也会在下面一两站下车。男孩却每天在17:40左右上车,坐到终点站陈酿站,孙红雷问过他为什么不坐地铁,他说“我喜欢坐公交车”。作为最后一段路程几乎唯一的乘客,他渐渐和孙红雷熟悉起来,每次上车时都会笑着跟他打招呼,小酒窝若隐若现,下车时还会说“明天拜拜”。

    在四十多分钟的车程里,车上没有第三个人的时候,他们会聊天,聊食物,天气,爱好,什么都聊,孙红雷渐渐知道了这个男孩叫张艺兴,是音乐学院的学生,今年十九岁,每天坐车是回家陪外婆吃饭,他喜欢音乐,舞蹈,画画,甜食,小动物,以及外婆做的饭。

    张艺兴也知道了孙红雷今年二十九岁,和他有相似的喜好,以前还跳过霹雳舞,演过音乐剧。

    两人更熟悉了一些以后,张艺兴开始在车上弹吉他唱歌给孙红雷听,有时候是完整的曲子,有时候只有片段,都是他自己写的词编的曲,有时他还会即兴弹唱当天的见闻与心情,孙红雷是他的忠实粉丝,不仅特别捧场还总能提出有用的建议,每天在车上的四十分钟,渐渐成为艺兴每天最快乐的时光。孙红雷也是这么觉得,他对新的一天的17:35有一种隐秘的期待,几乎是满怀喜悦迎接这一时刻,艺兴上车的时刻。

    也许一切从他们第一次对视就已经注定,不知名的情愫悄然生长,孙红雷毕竟是踏入社会多年,考虑的因素更多,艺兴却是个认定一件事就马上去做的人,所以在10月的一天下午,车程行驶过半的时候,艺兴没有唱自己作的歌,而是唱了苏打绿的《你被写进我的歌里》:

    “走过的路是一阵魔术,把所有的好的坏的变成我的,

    ……

    是你提醒我,别怕去幻想

    ……

    是你抓紧我,往前去张望

    ……

    我被写在你的眼睛里眨呀,你被写进我的歌里面唱呀,我们被写在彼此心里爱呀。”

    艺兴干净的汽水音稳稳地唱完整首歌,毫无疑问,这是告白。孙红雷感觉脸有点烧,大大咧咧的东北爷们竟有了害羞的感觉,好在他还是敬业的,握着方向盘的手很稳,还不忘装作没听出来艺兴的意思,夸了夸他的唱功。

    张艺兴是这么容易被打败的人吗?当然不是。他调整了下坐姿,开口就是“难以忘记初次见到你,一双迷人的眼睛……”

    《情非得已》,够直接了吧?

    一曲唱毕,正好到了下一站,也不管孙红雷如何反应,丢下一句“我明天听你答复”就下了车——虽然离终点站还有几站,可是刚才的告白已经用光勇气,实在不好意思再待在车上了,好害羞啊。

    可是“明天”张艺兴没有来。孙红雷以为那孩子害羞了。

    “明天的明天”也没有。孙红雷开始担心。

    第三天,没有。

    第四天,没有。

    第五天,没有。

    第六天,孙红雷和同事调了班,到陈酿站附近的小区打听一个十九岁,身高176,皮肤很白的男生……

    “那个孩子啊,几天前出了车祸,当晚就走了,唉,是个特别好的孩子,可惜了。”一位老太太叹息着告诉他。

    “走了”,是什么意思?孙红雷站在原地,仿佛天旋地转。他强撑着找到艺兴家,又找到那天收治他的医院,可是所有人都是同样的答案。

    怎么可能呢?艺兴说了“明天”啊,他是不会食言的。孙红雷浑浑噩噩地回到家,倒头就睡,第二天照常上班。

    这天下了好大的雨,又是周日,他负责的这条路线本来人流量就不多,这下子更是没几个乘客,行驶到红星站,车上就只剩他一个人,他如往常一样停了下来,看向空荡荡的站台,不知道在期待什么。

    “红雷哥。”

    “艺兴?!”孙红雷猛地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什么都没有。

    幻听吗?他揉了揉额角。

    “哥哥你是不是头疼啊?是感冒了吗?”有什么凉凉的东西在额头上碰了一下。

    孙红雷一惊,猛地站起来,“谁?!”

    “你今天怎么奇奇怪怪的,装作看不见我吗?”是艺兴的声音,还透着委屈。

    可车上,明明只有他自己。

    孙红雷突然想起了什么,抬头看向车内的后视镜。

    镜子里有两个人,一个是他,另一个……

    孙红雷看着镜子,拉过艺兴的手,凉凉的。

    他恍惚记起,今天,是第七天。

    “你去坐好,我要开车了。”

    艺兴嘟嘟囔囔“奇奇怪怪的”,还是乖乖去坐好了。

    孙红雷像往常一样稳稳地开着车,艺兴像往常一样唱自己的自作曲给他听,这是一首新歌,到了陈酿站的时候,孙红雷起身抱住他。

    “我喜欢你。”

    然后放开。

    “明天见。”

    他从后视镜看到艺兴一蹦一跳地走远了,颓然地坐在座位上。

    明天……能见吗?

——————————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下文点tag“红兴公车奇缘”

关注我的小天使们不知道有没有高考的。
总之高考加油!
江苏高考作文既然有“车”,那么接下来就写一个与车有关的故事。
啾啾,爱你们。

一个可看可不看的通知……

鸡条快回归了,圈子也肉眼可见地热了起来,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因为三次元的事情,我可能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很少会写文了。
刚萌红兴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想写就写了,某天夜里找到了乐乎账号就开坑了,也没找组织的想法,没想到后来会认识很多很好的人。
能被喜欢很高兴。
我没什么文笔,也没什么好脑洞好剧情,全凭一腔热血,能被喜欢真的很高兴。
只是暂时封笔,也不算封笔啦,中间有时间还会上来写一点哒。
谢谢大家,谢谢所有的关注,所有的小红心,所有的小蓝手,所有的评论,所有的催更。
以后见。

守望-第五章

前文点tag“relax守望”。

    OOC、AU预警。 

    ——————- 

    小赖在第三次咨询之前,请我帮他暂时隐藏那段和他失声脱不开关系的记忆。

    我很惊讶,因为之前小赖的态度是偏向于剥开真相直面记忆的,于是再三询问他是否要改变主意,小赖也犹豫了很久,最后仍然做此决定。身为监护人,小赖的父母当然也知道这个事情,他们觉得不好的记忆如果能忘记就最好了——儿子还要准备高考呢,其他事情都先放一边。 

    也许,这确实是当下最好的解决办法。

    催眠是从小赖踏入我的咨询室第一步开始的,首先让他感觉自己是在一个很安全的环境里。小赖潜意识里的安全岛屿,是罗书全家,场景是我们聚餐的那天。

    “你是谁?”

    “ 余妤。” 

    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很大原因是小赖其实并不想忘记那些记忆,也不想在我的催眠下将之埋藏,而上次在罗书全家里聚餐的时候他见到了我的导师徐瑞宁,知道徐老师在带学生时经常把催眠我当作对我的训练,余妤也许催眠不了严小赖,徐瑞宁一定催眠得了余妤,他既然已经有了这样的印象,在“成为”余妤之后被“徐瑞宁”催眠,也就顺理成章了。 

    “你是谁?”

    “严小赖。” 

    催眠到了这个时候,才算是进入正轨。 

    从小赖的描述中,我知道了自“周知庸”这个人在他生命里出现以后发生的所有事情:青涩而又热烈的暗恋,不管不顾的告白,甜蜜的两情相悦,之后的狂风暴雨,以及,最后苦涩的分离。

    我引导小赖说出这些,然后慢慢、慢慢地,带领他把与周知庸相关的记忆沉到潜意识最深最黑的地方。

    与醒来后的小赖交谈了几句,我确定,催眠成功了。 

    看着心无旁骛和小灰兔玩耍的小赖,我心里划过一声叹息:周知庸啊周知庸,你知不知道你做错了什么,又错过了什么。

    我没有把那一整段记忆变成空白,那样太明显,也会影响小赖正常生活,我只是把它模糊到一定程度,让周知庸在小赖的记忆中只是一个出场短暂的普通数学老师,没什么值得回忆的,结束治疗以后严家父母会把孩子转去更好的学校,换了个环境还要投入到紧张的复习中,谁还会在意曾经学校的一个没什么交集的数学老师呢?

     至于以后小赖会不会想要挖出深埋的记忆,那就是以后的事情了。现在的他没被任何人任何事困扰,活泼外向又开朗,每天弹琴唱歌画画,还要给我和小灰写歌,仿佛之前那个暮气沉沉的少年是另一个人。

    这样多好啊。

    

(红兴衍生)养好一棵小蔡 完结章

冬天就该完结的……拖到了夏天。
夏天快乐。
前文点tag“杨年华x蔡明骏”
——
虽然元月一号就领了证,考虑到还未出世里的小小蔡(或者说小小杨?),杨年华与蔡明骏决定将婚礼推迟到宝宝出生以后,当然,结婚照还是要拍的,如果不是怕小蔡会累,杨先生简直想集齐七十二套不同风格的照片ღ( ´・ᴗ・` )

“热烈祝贺蔡明骏先生与杨年华先生喜结连理”这句话在杨氏集团旗下所有官网首页滚动播放了三个月,直到小蔡无意间看到了把杨叔叔赶到书房里睡才撤下。

杨年华的特助小姐——姑且称她为Miss李,从新年假期后的第一天开始接到了一个特殊的任务:每天更换杨总办公室桌上的照片,这些照片是杨年华在家里拍了以后传真到公司的,每一张都是新鲜的当日的小蔡,这样他工作的时候也可以随时看到爱人。单身的Miss李一开始为了额外增加的薪水还是挺开心的,但没过几天她就觉得精神受到了伤害,每天吃狗粮什么的实在是太不人道了(。・ˇ_ˇ・。:)

这个突如其来的孩子出乎意料地乖巧,没有给蔡明骏的身体造成多大的负担,除了嗜睡了些,容易乏力,变得嗜酸,小蔡的气色居然比之前还要好些,杨年华摸着小蔡隆起的小腹,忽有所感:“我们可能会有一个乖巧的女儿。”

小蔡顺着这个思路延伸下去,开始想起了女儿的名字。对于可能会伴随孩子一生的名字蔡明骏格外慎重,他拒绝了杨年华起的一堆诸如杨爱蔡,蔡爱杨,杨爱明,蔡爱年这样的名字,研究起了《诗经》——不是有句话说“女诗经男楚辞”吗?

这样说起来……好像《楚辞》也得好好看看哎。

然后小蔡对国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仅读了《诗经》《楚辞》,还有《尔雅》《礼记》《文心雕龙》,每天给肚子里的小小杨念书,他甚至开始给饭菜起诗名。

你知道“香非在蕊 香非在萼 骨中香彻”是什么菜吗?是白切鸡。你知道“紫气东来染鸿运 满怀喜悦笑开颜”是什么菜吗?是香葱扇贝。你知道“最爱湖东行不足 绿杨阴里白沙堤”是什么菜吗?是猪蹄冻。

还有什么“溪边照影行 空谷清音起 一曲桃花水 人在行云里”(刺身三文鱼),“玉环飞燕皆尘土 恕春不语 默默此情向谁诉”(加州鹅肝),“深林人不知 明月来相照”(鲍鱼捞饭)……

杨年华感受到了那些年被语文老师支配的恐惧。

“亲爱的,我们这个胎教要不要更多元一点,听听外语歌什么的?”

然后小蔡迷上了hippo。

杨叔叔表示这世界变化太快了他有点跟不上。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小宝宝在午夜钟声响起前来到人间,伴随着中气十足的哭声。

小蔡看了看女儿,安心睡去。

杨年华听到“父女平安”四个字的时候激动地差点晕过去,Miss李面无表情的扶住他,决定下个月无论如何要休假了。

大名杨小礼小名杨咩咩的小姑娘一点不像在爸比肚子里那么安静,更不像杨粑粑“预感”的那样乖巧,活泼好动地让杨年华一度以为这孩子是孙悟空派来的猴子,长大了一点更是不得了,给她翅膀就可以飞上天与太阳肩并肩的那种,只有蔡明骏能治住她,在小蔡爸比面前乖的像小绵羊,就差咩咩叫了。

“咩咩?”事实上每天咩咩叫的是两位爸爸,谁让他们给女儿起这个小名呢?

夫夫俩迟来的婚礼是在杨小礼四岁的时候,本来是计划让小公主做花童的,但是如果按套路来就不是杨咩咩了,这孩子要当伴娘。

“可是伴娘通常是新郎的好朋友或者姐妹。”杨年华试图让女儿改变主意。

“你们是不是新郎?”

“是啊。”

“那我是不是你们的好朋友?”

“……”

杨年华,败。

所以杨小礼四岁的时候就当了伴娘,新人是她的两位父亲。

嗯……可喜可贺,可口可乐。

——完——

(PS,菜名来源于网络,作者未知。)

(红兴衍生)守望-第四章


好久不见。

前文点tag“relax守望”

OOC,AU预警

本章出场人物,黄达,叶熏,角色来自《101次求婚》。

徐瑞宁,《催眠大师》。

顺便安利一发《记忆大师》,超好看。

——

在罗家见到小赖,其实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如果不是我一个转身就看到了徐瑞宁的话。

不是我对自己的恩师有什么不满,实在是这位大神总不按套路出牌,随时随地都可能催眠他的病人,甚至不限于病人,跟着他学习的那几年,我可是没少当小白鼠,想想都要打个颤,心理阴影都有三室一厅了。而且老师这个时间应该在国外交流,突然回国总不可能是为了罗书全的一顿饭吧?我心里疑惑,还是做出惊喜的样子说:“老师你回来啦,怎么也没人通知我呀,我都没去接机。”

“装得太假了,一个惊讶的表情在脸上停留了三秒,你要不要去报个表演班培训一下?”徐瑞宁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把手里的空杯子塞过来:“给我倒杯果汁去。”

“哦。”我依言去厨房给他倒了果汁,回来却看到徐瑞宁和严小赖坐在一起,似乎“聊”得很开心的样子?

小赖的案例确实是老师会感兴趣的……心中瞬间警铃大作,我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老师您的果汁。”严小赖看到是我,抬头冲我笑了一下,没什么异常,我稍稍放心。

“小余你还不知道吧,我跟小赖以前见过的。”徐瑞宁突然说。

“是吗?什么时候啊。”我此时的惊讶绝不是装出来的,这两个人过去能有什么交集呢?

“小赖听过我的讲座,还找我签过名呢,大概两三年前。”徐瑞宁又说。

小赖在一旁点头表示“确实如此”。

好吧,这确实是我不知道的事情,我们三个人坐在一起聊了一会,就到了开饭时间,由于是家宴,除了罗家一家五口和黄达夫妇,就只有徐瑞宁,小赖,还有我,座位顺序也是这样。

半年不见,徐老师使唤人的功力又上一层,一顿饭让我帮他盛了一回汤倒了两回酒添了两回饭,简直剥削阶级,小赖都看不下去……小赖呢?

等等,小赖是谁?

我,是谁?

……

“严小赖,起来回答问题。”我猛的站了起来,茫然地和讲台上的老师对视。

老师看着我,无奈地叹了口气:“坐下吧,下不为例。”

我如蒙大赦般坐下,心里却疑惑,讲台上的老师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

我戳了戳同桌,小声问:“这个老师是谁啊?”

“新来的周老师,好像是叫周知庸。”

周知庸?周……知……庸……

“这道题你的思路是没错的,但中间算错了一步,所以最后结果才会错,你看,只要这样……”他握着钢笔在纸上写写画画,我却只顾盯着他的手看,修长有力,骨节分明,我想代替那支笔被他握着。

“又不专心。”脑袋被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又听他叹了一口气,“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回去好好做题。”

他面对我的时候,好像总是叹气。

我突然想看他对我笑的样子。

我像是突然对数学起了兴趣,天天跑办公室去问题目,三楼右拐第二间敲门进去,穿着西装三件套的周老师就在那里,他会很耐心地,用很好听的嗓音跟我说话,他很少笑,但是对我笑得越来越多了。

我们的聊天范围渐渐从学习扩展开来,我说话的时候他会很认真地看着我听我讲,即使是一些我不好意思对别人说的异想天开的事情——我想成为一名歌手,能引领华语乐坛潮流的那种。

周知庸其实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慢慢地,我发现,我对他有了不一般的情愫。

“想说心里的话给你听 让你能够感觉到我的心 想说心里的话给你听 让你能够感觉我有多爱你……当我站在台下近距离的看你 我真的就一见钟情”

我把我隐秘的感情写进歌词,在学校的联欢会上唱了出来。散会后,我一时冲动,向他告了白。

“小赖,你还太年轻。”他的眼睛里有很多我看不懂的东西,我唯一看得懂的是爱。

他也爱我,我知道。

“如果你大学的时候还没有改变主意,我们就在一起。”

“我会等你。”

这是他的承诺。

我开心极了,把这段时间我写的歌认认真真做成册子送给他,作为我们之间的定情信物。

他像是没想到我会这么做,愣了一下,解下腕上的手表给我。

手表内侧刻着他的名字缩写和一个日期。

尽管约好了大学时再说,在我心里我们已经是恋人了。周末的时候我可以去他家里,吃他做的饭,穿他熨过的衣服,然后让他给我补习功课。

以前听人说过,认真的男人最性感,现在我知道了。

他为我做饭、熨衣服,讲题的时候,都该死的性感。

有人发现了我抽屉里周知庸的画像。

以及,画像背后的情歌。

那天以后,同学们对我的态度有了变化。

不再有男生约我去打球,我主动参与,他们却总找各种理由拒绝;以前我还算受女生欢迎,可现在她们却避我如蛇蝎。我从来没有想过,会被我的同学,我朝夕相处的同学这样对待。

我最好的朋友问我:“小赖,你这病,能治吗?”

我亦从未想到,会从他口中听到这样的话。

班主任、教导主任接连找我谈话,明里暗里的意思都是让我“注意影响”。

我做了什么需要“注意影响”的事情吗?

周知庸要走。

我去找他,他当着我的面撕毁了所有歌稿,扔进了垃圾桶。

“之前说过的话,不要放在心上。”

“忘掉这一切。”

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不断梦见这个片段——从他撕毁册子到决然离开,一遍一遍重复,而我也同那天一样,每一次都仿佛被扼住喉咙,说不出话。

一切仿佛回到了他没有出现的时候。

好像之前的一切都是我的幻想,没有周知庸也没有那些和他有关的事情。

除了我变成独来独往的。

直到有一天,在完全清醒的时候,我突然说不出话了。

……

我睁开眼睛,一时间分不清身在何处。

“小赖,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余妤走过来查看我的状况,我才发现我是在她的诊疗室里。

“还好。”话一出口,我自己先愣了下,“我能说话了?”

“恭喜你,小赖。”

“发生了什么事?”我好像忘记了一些东西,想一想,又好像没有。

“简单来说,就是我们一起完成了这一阶段的诊疗目标,你可以发声了。”余妤说着,把小灰抱给我。

摸着小灰柔软的毛,我渐渐想起来这些天的事情——不知道什么原因,我突然不能说话了,后来找到余妤,几次咨询以后,我决定接受催眠,将导致我失声的记忆隐藏在潜意识的最深处,高考过后再决定要不要重新激发这段记忆。

所以我是真的丢了一段记忆……能让我痛苦到失声的记忆,那还是不要记起来吧。

“还记得刚才看到的画面吗?”余妤问。

“记得,我好像变成了你,去罗老师家里吃饭,遇到了徐老师和我自己,然后徐老师催眠了你……不对,我是你,那这样来说是催眠了我……哎呦喂,余医生,你为什么要把我催眠成你啊。”我这段话如果让语文老师听见了,一定会罚我抄课文的,可能只有当事人余妤听得懂吧。

“不知道我这么说你能不能理解,不是我把你催眠成谁,进入催眠以后,我只能引导,出现的所有人物和场景,都是因为你。做所有决定的,都是你自己,所以其实治疗你的,也是你自己。”

——未完待续——

本章中催眠部分与现实无关……

本来剧情绝对不是这样的😂谁让我什么大纲脑洞都随着坏了的手机电脑丢了的u盘没了呢……

写出这么……的东西,很抱歉。

改名啦不要认不出我呀

偷偷上来摸个鱼

把乐乎ID从“儒雅的小鱼鱼先生”改成了“小鱼鱻”,可以理解为小鱼仙,四条鱼,鱼羊为鲜……等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