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鱻(xian)

明年春末回归,勿念

【红兴衍生】【陆蔡】失而复得的爱人-终

 一 二   


灵异向。

ooc、男男生子预警。

本章大结局。还有一篇番外之类的,解释一下来龙去脉。
——
小蔡回来的第七天夜里,下起了大雨,如他来时的那般,倾盆而下。

第八天早上雨还在下,小蔡站在落地窗前,不知是在看雨,还是在发呆。

陆远给他披上一件外套:“看什么呢?”

室内很温暖,玻璃上起了一层水雾,陆远看到小蔡用手指在那上面画了一幅画——一高一矮两个小人,牵着一个很小的小人。他还在上方画了一个太阳。

小蔡靠在他身上,闭上眼睛,没有说话。他这两天,总是觉得累。

陆远掏出手机,对着玻璃拍了张照片。

——

第九天的时候,雨仍没有停,小蔡拖着笨重的身躯,在陆远的搀扶下慢慢在室内来回踱步。

他看起来比之前胖了很多,凑近的话就会发现那其实是浮肿,他的脸、手、腿都肿了起来,脚踝更是肿的厉害,即便如此,他在陆远眼里依然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人。

江莱和佳禾来了一趟,送了一堆婴儿用品过来,小蔡看江莱的眼神很陌生,就好像并不认识这个人似的。佳禾小心翼翼地问:“小蔡,你还记得我吗?”小蔡用他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盯着佳禾看了一会儿,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他连天猫都不知道怎么用了,”陆远扶着小蔡侧躺在沙发上,笑了笑,“一孕傻三年嘛,再说他本来就傻乎乎的。”

佳禾突然觉得眼眶一热,心里说不出的难过。

两人走后,陆远翻出相册,一张张地给小蔡讲这上面是谁,什么时候拍的,和他有什么交集。小蔡安静地听着,嘴角含着一丝微笑。

这天夜里,陆远被小蔡痛苦的呻吟声惊醒,他慌忙开了灯,碰都不敢碰他:“小蔡,你怎么了?哪里难受?”

“肚……肚子……”小蔡艰难地说。

陆远掀开被子,小蔡身下已经濡湿了一片。

陆远头脑空白了一秒,连被子一起抱起小蔡,冲出家门。

——

“羊水已经破了,快送产房……”医护人员把小蔡推进去,穿着睡衣,脚下只有一只拖鞋的陆远靠在墙上,慢慢滑下来,坐在地上。

“陆远,发生什么事了?”江浩坤他们匆匆赶来。

“小蔡怎么了?”佳禾急急地问。

“羊水破了……”陆远呆呆地回答。

“要生了?”甘敬大惊。

这家医院有江氏集团的投资,江浩坤打了个电话就安排好了,陆远现在的状况不太对,谁都不放心让他自己去做什么。

“不是说生孩子很痛吗,怎么没有一点声音啊。”佳禾靠近甘敬,小声问。

“可能,可能是打了麻醉。”甘敬拍了拍她的背,安慰她也是安慰自己。

这注定是个难熬的夜晚。

——

第二天破晓,产房里传来一声婴啼。

陆远不顾众人阻拦硬闯进去,小蔡在产床上对他虚弱地笑了笑,眼睛很亮。

“父子平安,但您还是请先出去吧。”护士把陆远连劝带推地送出产房,陆远在门口站了一下,说了声去卫生间就走了。

佳禾不放心,偷偷跟了过去。

陆远没去卫生间,而是在一个僻静的角落里停下,面对着墙。过了一会,佳禾发现,陆远在哭。

她很久没看到陆远哭了,即使小蔡出事的那段时间,他都没有露出丝毫脆弱。

但现在,这个男人在哭。悲伤而压抑地哭,佳禾看着陆远被绝望笼罩的背影,感觉脸上凉凉的,一摸,竟是泪水。

今天,就是大师说的第七日了。

——

小蔡被安置到VIP单人病房,欢欢也一起——这孩子皮肤红红皱皱的,却依然很可爱,他是个健康的男孩子,有经验的老护士说,刚出生时皮肤红红的孩子,长大后会皮肤白。

欢欢出生的第二天早上,陆远拉开病房的窗帘,阳光照了进来,一室金辉。

原来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

雨过天晴。

“陆远。”小蔡轻轻地唤他。

“我在。”陆远坐在他身边,握着他的手。

“我该走了。”他说。

“你要去哪?”陆远问。

“去你心里啊。”小蔡微笑着回答,眼神清澈,一如从前。

“我会照顾好欢欢,照顾好自己,开心地活。”陆远抱住他,贪恋着最后的相聚。

“我爱你。”小蔡的身体随着这句告白,渐渐变得透明。

欢欢突然大哭起来。

众人闻声而至时,病房里只有抱着孩子的陆远,不见蔡明骏。

——完——

特别感谢 @万俟★ ,帮我一点点琢磨语言。

番外

评论(2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