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鱻(xian)

明年春末回归,勿念

(双黄)万圣节的恶作剧


不给糖就捣蛋……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
人物OOC预警。
自觉挺甜。
第一次尝试这么隐晦的描写。
——
聚餐的时候小徒弟一直偷偷瞄我,我装作没发现,然后把他逮个正着。
“艺兴,干嘛一直偷看我?”我发现其他三个的表情也不太对,难道他们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没,没什么,bo、剥个橙子给您吃。”艺兴一句话说得结结巴巴,别以为我没看到孙红雷刚刚戳了他一下,这里肯定有鬼。
我开始抽丝剥茧。
明天是11月1,那么今晚就是万圣夜,西方的节日虽然我不太喜欢,但也了解一些,“不给糖就捣蛋”?一进门王迅就目光闪烁不敢看我,小猪又扮成朱碧石,艺兴总是偷瞄我,红雷没有吃醋却一直劝我吃菜……
我可以肯定,他们要对我恶作剧。
会是怎样的恶作剧呢?不可能是很惊悚的,这几个人都知道我心脏的小毛病,所以从桌子下面或者门后面突然弹出一个骷髅这样的把戏首先排除。
菜没有问题,没有奇怪的味道,我不太能吃辣,而这桌菜对我来说也过于清淡了。酒是青岛啤酒,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我环顾四周,发现多了一把椅子。在场的只有五个人,却有六把椅子,空的那把椅子上放了个钥匙扣。
进门时我就发现了椅子数目不对,本以为是小猪带了女朋友过来,现在显然不是。我作势去拿那个钥匙扣,果然,四个人都看了过来。
我真的把钥匙扣拿过来,他们都紧张地看着我——紧张?一个钥匙扣能做什么恶作剧呢?
钥匙扣上挂着一个Q版的小人,我翻来覆去看了半天,只得出一个结论:
这他娘的不是我么。
……
好像不太文明。
好吧,换个说法,这个Q版钥匙扣是以我为原型的。
“这不是我吗?还挺好看的,不过你们谁放的啊,放这儿干嘛,还占了把椅子。”
绝对不是我的错觉,他们所有人同时定格了两秒钟。
小猪干笑了两声:“那个是艺兴手工做的,想送给你,就等你问呢,结果你一直不问。”
“是这样吗?”我怀疑地问。
艺兴点头如捣蒜。
我暂时接受了这个说法,直到吃完饭他们也没有做什么恶作剧。
我把那个钥匙扣挂在我的钥匙圈上,和那个树脂的小狐狸挂件挂在一起,然后慢慢走回去,路上有对情侣跟着我走了几步,然后男生走过来问:“请问您是黄渤吗?”
“啊?”我想他一定是认错人了。
果然,他说:“不好意思,我认错了,不过您真的和卅帝很像。”
我随意点点头,不知道这个小伙子到底把我认成了几个人。
回到家,我决定先洗个澡,对着镜子擦脸的时候,我发觉我的左眼角下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颗小痣。
泪痣?什么鬼,我怎么会有那种东西。
好困,不想了,睡觉。
对了,今天晚上为什么哥儿几个都怪怪的呢?还以为会有什么恶作剧,结果只是收了个小礼物。
zzzZZZZ
——THE END——
构想和写成文字之间真的是差了一个喜马拉雅山……
节日快乐……
本来想写一个温馨的万圣节小甜饼,结果……
理想和现实之间也隔了一个马里亚纳海沟呢。
提问:文中的“我”,到底是谁?

评论(9)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