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鱻(xian)

明年春末回归,勿念

(红兴)公车奇缘(中)缘定来生

上一章点tag“红兴公车奇缘”

——

第二天没雨,天阴沉沉的,孙红雷虽然像往常一样工作,心里却一直压着事儿,今天,会见到吗?

    16:40,红星站,艺兴又来了,依然背着他的吉他,奇怪的是,这次不用通过镜子孙红雷就能看见他——似乎也只有他能看见他,刚才下车的人,有几个分明是直接穿过艺兴走过去的,双方却都毫无察觉。

    艺兴……没有发现吗?

    孙红雷不敢问,据说人死后是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的,鬼魂会继续生前的行为直到他发现真相,然后就会消失。

    他不知道能瞒多久,能瞒一天是一天,有一日算一日吧。

    这天艺兴下车前亲了下他的脸颊,有点凉,孙红雷看着他的身影走远,慢慢模糊不见,感觉脸上有湿湿的东西,一模,是泪水。

    孙红雷来自东北,吃百家饭长大,后来一个人出来打拼,这么多年,心里也就住了这么一个人,张艺兴是他心目中最美好的存在,为了守护这份美好,他可以做很多事。

    在这一刻,他下了一个堪称疯狂的决定。

    孙红雷小时候住的那个村子,有个神婆,她无儿无女又喜欢孩子,因此对小红雷多有照拂,也喜欢给他讲故事。这位神婆确实是有几分真本事,她讲的故事其实是她会的一些东西,只是孙红雷以前仅仅当故事听,没想到会有用上的一天。

    说来也很简单,他只是决定将自己与艺兴的魂魄绑在一起,以自身精魄血肉供养,直到一起消亡于天地间。

    想想也挺好的。

    理论很简单,做起来也不难,只要将两人的生辰八字用朱砂写在白纸上,活着的那个人用食指鲜血画押,于子时三刻面向西方,默念七七四十九遍另一人的名字与忌辰,烧掉那张白纸,随着白纸慢慢被火舌吞噬,他的左手腕将会出现一条细细的红线。

    孙红雷将燃剩的一小撮灰烬倒入一个小小的布囊,挂在颈间,贴于最靠近心脏的地方,静静等待与艺兴下一次相见。

    依然是个阴天,艺兴依然在16:40出现,依然背着吉他,孙红雷看到他的左手腕,也多了一条细细的红线。

    成功了,孙红雷想,从红线出现的那一刻起,他和艺兴的灵魂就连在一起了。

于是停靠陈酿站的时候,他对艺兴说:“你能在这里等我一会吗?”

艺兴不知道自己是鬼魂,也不记得他每天从红兴站坐到陈酿站是要干什么,因此孙红雷一说他就答应了,并且觉得“对哦我是要在这里等红雷哥下班”。

孙红雷去辞了职,他现在的情况确实不适合再做这份工作了,而且辞职以后才会有更多的时间陪艺兴,当然在对艺兴说的时候他只是说自己请了个长假。

“假期中”的孙红雷带着他的艺兴走了很多地方,陌生的城市,喧闹的大街,寂静的小巷,天地很大,世界却很小,小到只有两个人,无论冬夏,不管秋冬,不分白天黑夜,一直,一直在一起。

时光仿佛停滞,又似乎飞逝,他们走到江南某个小镇时,一个扎羊角辫的小姑娘盯着他们看了半天,突然叫起来:“妈妈!那里有两个没有影子的人!”

孙红雷急忙去捂艺兴的耳朵,可是已经迟了。

“影子?对了,我的影子呢?”艺兴茫然地找了一圈,他确实是没有影子的。

“我没有影子……”艺兴的眼神迷茫了一会,又渐渐清明,“红雷哥也没有……”

孙红雷这才想起刚才那个小女孩说的是“两个没有影子的人”,他低头看了看脚下,果然,也是没有影子的。

“原来……我们都死了啊……”

他们面前突然出现了一条小路,路尽头是一片迷雾,孙红雷知道,他们该走了。

“你害怕吗艺兴?”

“有你在,怎么会怕。”

他们沿着那条小路走了很久,看到一扇门,上书“鬼门关”,他们走到门前,门自动打开,前面是一条两边开满红色花朵的路。路上影影绰绰,很多“人”。

黄泉路上,彼岸花开。

艺兴闻到彼岸花的香气,想起一生里所有的喜怒哀乐,爱恨嗔痴,突然停步不前。

“红雷哥,我们不走了好不好?”

来不及了。

面容模糊的鬼差已经站到他们面前,翻开一本册子:“两个新鬼,嗯?怎么魂魄连在一起了?”

原来他们左手腕的红线不知什么时候延伸出去,连在了一起。

“啧,这可不行。”鬼差掏出一把大剪刀,“咔嚓”剪了下去。

张艺兴下意识地用手去拦,剪刀没有剪断红线,却把他的手划了一道。

他现在是魂体,这一剪下去,伤到了魂魄,艺兴顿时痛楚难当,叫了出来。

“啊!”

周围的鬼魂依旧浑浑噩噩地向前走着,没有对他们有半分关注,另一个鬼差走了过来:“怎么回事?”

新来的鬼差似乎是拿剪刀的鬼差的上级,他听了来龙去脉,大手一挥:“不用管,这个带去投胎,这个我带走养魂。”

说完也没有征求艺兴意见的意思,拉着他就走。

“等等,你要带他去哪里?”

“他伤了魂魄,现在去投胎下辈子不是傻就是病,当然要养好了再走。”

这么严重的后果,孙红雷自然是不愿意艺兴承担的,可是……

“不要担心,哥哥,我会快点去找你的。”艺兴在他脸颊上留下一个郑重的吻,“无论你在哪里,我都要找到你,你一定要记得我。”

“无论多久,我会等你,如果你忘了我,就换我去找你。”

“还真巧了,旁边就是三生石,你们说的话都被记录下来了,下辈子可别忘记履行誓约。”鬼差说完,带着艺兴飘然离去。

“别看了,你现在去投胎,下辈子你们说不定还能是同辈,再磨蹭你就要当祖父了。”留下的那个鬼差阴测测地说。

“走吧。”

离开黄泉路,走过奈何桥,喝下孟婆汤之前,孙红雷抬手看了看那条红线,线的另一端连向很远的地方,最尽头是他的艺兴。

来世见。

——

下一章点tag“公车奇缘”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