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鱻(xian)

明年春末回归,勿念

【红兴】公车奇缘(上)

高考语文·江苏卷。

交卷了交卷了 @是你的裤裤 

哈哈哈昨天被吓到了咩,这篇还没写完呢不会这么残忍XD
    ——
OOC,AU预警。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
——正文——

    已经17:45了。

    今天他没有来。

    孙红雷朝车外看了一眼,站台上依然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

    “师傅,怎么还不开车?”

    “哦,好。”

    孙红雷是一名普通的公交车司机,每天在固定的路线上来回,在固定的站台边停靠,日复一日。

    他在这条路线的第三个年头,有一天下午,停靠在红星站的时候,上来了一位背着吉他的男孩,从那天开始,孙红雷平淡无奇的生活多了一抹亮色。

    红星站附近就是地铁站入口,从这里下去坐地铁是更方便的,因此每次到这个站会下去很多人,车里仅有的几名乘客也会在下面一两站下车。男孩却每天在17:40左右上车,坐到终点站陈酿站,孙红雷问过他为什么不坐地铁,他说“我喜欢坐公交车”。作为最后一段路程几乎唯一的乘客,他渐渐和孙红雷熟悉起来,每次上车时都会笑着跟他打招呼,小酒窝若隐若现,下车时还会说“明天拜拜”。

    在四十多分钟的车程里,车上没有第三个人的时候,他们会聊天,聊食物,天气,爱好,什么都聊,孙红雷渐渐知道了这个男孩叫张艺兴,是音乐学院的学生,今年十九岁,每天坐车是回家陪外婆吃饭,他喜欢音乐,舞蹈,画画,甜食,小动物,以及外婆做的饭。

    张艺兴也知道了孙红雷今年二十九岁,和他有相似的喜好,以前还跳过霹雳舞,演过音乐剧。

    两人更熟悉了一些以后,张艺兴开始在车上弹吉他唱歌给孙红雷听,有时候是完整的曲子,有时候只有片段,都是他自己写的词编的曲,有时他还会即兴弹唱当天的见闻与心情,孙红雷是他的忠实粉丝,不仅特别捧场还总能提出有用的建议,每天在车上的四十分钟,渐渐成为艺兴每天最快乐的时光。孙红雷也是这么觉得,他对新的一天的17:35有一种隐秘的期待,几乎是满怀喜悦迎接这一时刻,艺兴上车的时刻。

    也许一切从他们第一次对视就已经注定,不知名的情愫悄然生长,孙红雷毕竟是踏入社会多年,考虑的因素更多,艺兴却是个认定一件事就马上去做的人,所以在10月的一天下午,车程行驶过半的时候,艺兴没有唱自己作的歌,而是唱了苏打绿的《你被写进我的歌里》:

    “走过的路是一阵魔术,把所有的好的坏的变成我的,

    ……

    是你提醒我,别怕去幻想

    ……

    是你抓紧我,往前去张望

    ……

    我被写在你的眼睛里眨呀,你被写进我的歌里面唱呀,我们被写在彼此心里爱呀。”

    艺兴干净的汽水音稳稳地唱完整首歌,毫无疑问,这是告白。孙红雷感觉脸有点烧,大大咧咧的东北爷们竟有了害羞的感觉,好在他还是敬业的,握着方向盘的手很稳,还不忘装作没听出来艺兴的意思,夸了夸他的唱功。

    张艺兴是这么容易被打败的人吗?当然不是。他调整了下坐姿,开口就是“难以忘记初次见到你,一双迷人的眼睛……”

    《情非得已》,够直接了吧?

    一曲唱毕,正好到了下一站,也不管孙红雷如何反应,丢下一句“我明天听你答复”就下了车——虽然离终点站还有几站,可是刚才的告白已经用光勇气,实在不好意思再待在车上了,好害羞啊。

    可是“明天”张艺兴没有来。孙红雷以为那孩子害羞了。

    “明天的明天”也没有。孙红雷开始担心。

    第三天,没有。

    第四天,没有。

    第五天,没有。

    第六天,孙红雷和同事调了班,到陈酿站附近的小区打听一个十九岁,身高176,皮肤很白的男生……

    “那个孩子啊,几天前出了车祸,当晚就走了,唉,是个特别好的孩子,可惜了。”一位老太太叹息着告诉他。

    “走了”,是什么意思?孙红雷站在原地,仿佛天旋地转。他强撑着找到艺兴家,又找到那天收治他的医院,可是所有人都是同样的答案。

    怎么可能呢?艺兴说了“明天”啊,他是不会食言的。孙红雷浑浑噩噩地回到家,倒头就睡,第二天照常上班。

    这天下了好大的雨,又是周日,他负责的这条路线本来人流量就不多,这下子更是没几个乘客,行驶到红星站,车上就只剩他一个人,他如往常一样停了下来,看向空荡荡的站台,不知道在期待什么。

    “红雷哥。”

    “艺兴?!”孙红雷猛地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什么都没有。

    幻听吗?他揉了揉额角。

    “哥哥你是不是头疼啊?是感冒了吗?”有什么凉凉的东西在额头上碰了一下。

    孙红雷一惊,猛地站起来,“谁?!”

    “你今天怎么奇奇怪怪的,装作看不见我吗?”是艺兴的声音,还透着委屈。

    可车上,明明只有他自己。

    孙红雷突然想起了什么,抬头看向车内的后视镜。

    镜子里有两个人,一个是他,另一个……

    孙红雷看着镜子,拉过艺兴的手,凉凉的。

    他恍惚记起,今天,是第七天。

    “你去坐好,我要开车了。”

    艺兴嘟嘟囔囔“奇奇怪怪的”,还是乖乖去坐好了。

    孙红雷像往常一样稳稳地开着车,艺兴像往常一样唱自己的自作曲给他听,这是一首新歌,到了陈酿站的时候,孙红雷起身抱住他。

    “我喜欢你。”

    然后放开。

    “明天见。”

    他从后视镜看到艺兴一蹦一跳地走远了,颓然地坐在座位上。

    明天……能见吗?

——————————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下文点tag“红兴公车奇缘”

评论(18)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