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鱻(xian)

明年春末回归,勿念

(红兴衍生)守望-第四章


好久不见。

前文点tag“relax守望”

OOC,AU预警

本章出场人物,黄达,叶熏,角色来自《101次求婚》。

徐瑞宁,《催眠大师》。

顺便安利一发《记忆大师》,超好看。

——

在罗家见到小赖,其实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如果不是我一个转身就看到了徐瑞宁的话。

不是我对自己的恩师有什么不满,实在是这位大神总不按套路出牌,随时随地都可能催眠他的病人,甚至不限于病人,跟着他学习的那几年,我可是没少当小白鼠,想想都要打个颤,心理阴影都有三室一厅了。而且老师这个时间应该在国外交流,突然回国总不可能是为了罗书全的一顿饭吧?我心里疑惑,还是做出惊喜的样子说:“老师你回来啦,怎么也没人通知我呀,我都没去接机。”

“装得太假了,一个惊讶的表情在脸上停留了三秒,你要不要去报个表演班培训一下?”徐瑞宁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把手里的空杯子塞过来:“给我倒杯果汁去。”

“哦。”我依言去厨房给他倒了果汁,回来却看到徐瑞宁和严小赖坐在一起,似乎“聊”得很开心的样子?

小赖的案例确实是老师会感兴趣的……心中瞬间警铃大作,我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老师您的果汁。”严小赖看到是我,抬头冲我笑了一下,没什么异常,我稍稍放心。

“小余你还不知道吧,我跟小赖以前见过的。”徐瑞宁突然说。

“是吗?什么时候啊。”我此时的惊讶绝不是装出来的,这两个人过去能有什么交集呢?

“小赖听过我的讲座,还找我签过名呢,大概两三年前。”徐瑞宁又说。

小赖在一旁点头表示“确实如此”。

好吧,这确实是我不知道的事情,我们三个人坐在一起聊了一会,就到了开饭时间,由于是家宴,除了罗家一家五口和黄达夫妇,就只有徐瑞宁,小赖,还有我,座位顺序也是这样。

半年不见,徐老师使唤人的功力又上一层,一顿饭让我帮他盛了一回汤倒了两回酒添了两回饭,简直剥削阶级,小赖都看不下去……小赖呢?

等等,小赖是谁?

我,是谁?

……

“严小赖,起来回答问题。”我猛的站了起来,茫然地和讲台上的老师对视。

老师看着我,无奈地叹了口气:“坐下吧,下不为例。”

我如蒙大赦般坐下,心里却疑惑,讲台上的老师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

我戳了戳同桌,小声问:“这个老师是谁啊?”

“新来的周老师,好像是叫周知庸。”

周知庸?周……知……庸……

“这道题你的思路是没错的,但中间算错了一步,所以最后结果才会错,你看,只要这样……”他握着钢笔在纸上写写画画,我却只顾盯着他的手看,修长有力,骨节分明,我想代替那支笔被他握着。

“又不专心。”脑袋被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又听他叹了一口气,“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回去好好做题。”

他面对我的时候,好像总是叹气。

我突然想看他对我笑的样子。

我像是突然对数学起了兴趣,天天跑办公室去问题目,三楼右拐第二间敲门进去,穿着西装三件套的周老师就在那里,他会很耐心地,用很好听的嗓音跟我说话,他很少笑,但是对我笑得越来越多了。

我们的聊天范围渐渐从学习扩展开来,我说话的时候他会很认真地看着我听我讲,即使是一些我不好意思对别人说的异想天开的事情——我想成为一名歌手,能引领华语乐坛潮流的那种。

周知庸其实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慢慢地,我发现,我对他有了不一般的情愫。

“想说心里的话给你听 让你能够感觉到我的心 想说心里的话给你听 让你能够感觉我有多爱你……当我站在台下近距离的看你 我真的就一见钟情”

我把我隐秘的感情写进歌词,在学校的联欢会上唱了出来。散会后,我一时冲动,向他告了白。

“小赖,你还太年轻。”他的眼睛里有很多我看不懂的东西,我唯一看得懂的是爱。

他也爱我,我知道。

“如果你大学的时候还没有改变主意,我们就在一起。”

“我会等你。”

这是他的承诺。

我开心极了,把这段时间我写的歌认认真真做成册子送给他,作为我们之间的定情信物。

他像是没想到我会这么做,愣了一下,解下腕上的手表给我。

手表内侧刻着他的名字缩写和一个日期。

尽管约好了大学时再说,在我心里我们已经是恋人了。周末的时候我可以去他家里,吃他做的饭,穿他熨过的衣服,然后让他给我补习功课。

以前听人说过,认真的男人最性感,现在我知道了。

他为我做饭、熨衣服,讲题的时候,都该死的性感。

有人发现了我抽屉里周知庸的画像。

以及,画像背后的情歌。

那天以后,同学们对我的态度有了变化。

不再有男生约我去打球,我主动参与,他们却总找各种理由拒绝;以前我还算受女生欢迎,可现在她们却避我如蛇蝎。我从来没有想过,会被我的同学,我朝夕相处的同学这样对待。

我最好的朋友问我:“小赖,你这病,能治吗?”

我亦从未想到,会从他口中听到这样的话。

班主任、教导主任接连找我谈话,明里暗里的意思都是让我“注意影响”。

我做了什么需要“注意影响”的事情吗?

周知庸要走。

我去找他,他当着我的面撕毁了所有歌稿,扔进了垃圾桶。

“之前说过的话,不要放在心上。”

“忘掉这一切。”

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不断梦见这个片段——从他撕毁册子到决然离开,一遍一遍重复,而我也同那天一样,每一次都仿佛被扼住喉咙,说不出话。

一切仿佛回到了他没有出现的时候。

好像之前的一切都是我的幻想,没有周知庸也没有那些和他有关的事情。

除了我变成独来独往的。

直到有一天,在完全清醒的时候,我突然说不出话了。

……

我睁开眼睛,一时间分不清身在何处。

“小赖,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余妤走过来查看我的状况,我才发现我是在她的诊疗室里。

“还好。”话一出口,我自己先愣了下,“我能说话了?”

“恭喜你,小赖。”

“发生了什么事?”我好像忘记了一些东西,想一想,又好像没有。

“简单来说,就是我们一起完成了这一阶段的诊疗目标,你可以发声了。”余妤说着,把小灰抱给我。

摸着小灰柔软的毛,我渐渐想起来这些天的事情——不知道什么原因,我突然不能说话了,后来找到余妤,几次咨询以后,我决定接受催眠,将导致我失声的记忆隐藏在潜意识的最深处,高考过后再决定要不要重新激发这段记忆。

所以我是真的丢了一段记忆……能让我痛苦到失声的记忆,那还是不要记起来吧。

“还记得刚才看到的画面吗?”余妤问。

“记得,我好像变成了你,去罗老师家里吃饭,遇到了徐老师和我自己,然后徐老师催眠了你……不对,我是你,那这样来说是催眠了我……哎呦喂,余医生,你为什么要把我催眠成你啊。”我这段话如果让语文老师听见了,一定会罚我抄课文的,可能只有当事人余妤听得懂吧。

“不知道我这么说你能不能理解,不是我把你催眠成谁,进入催眠以后,我只能引导,出现的所有人物和场景,都是因为你。做所有决定的,都是你自己,所以其实治疗你的,也是你自己。”

——未完待续——

本章中催眠部分与现实无关……

本来剧情绝对不是这样的😂谁让我什么大纲脑洞都随着坏了的手机电脑丢了的u盘没了呢……

写出这么……的东西,很抱歉。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