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鱻(xian)

明年春末回归,勿念

(红兴)这个大哥有点甜 02

前文点tag“兴哥有点甜”

第二章 男人,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

张艺兴刚接管洪帮的那两年,道上还有人叫他“小张哥”,带着点儿调侃的意味,后来就没人敢这么叫了,外人叫声“张哥”,帮内兄弟都叫“兴哥”。

“兴哥,这是红星区这个月的保护费,您过目。”一个小弟毕恭毕敬呈上账单。

“这点小事还要找兴哥?”身高一米九的跟班小王接过账单,瞪了他一眼。

“小王,对自己兄弟客气点。”张艺兴轻轻摇晃杯子里的奶茶,仿佛在醒一杯红酒。

“是,兴哥,”小王立马和颜悦色:“兄弟辛苦了,我先看看哈。”

“您看您看。”

“这,怎么少了这么多,这十几家都没去收?”能当兴哥的跟班,小王靠的可不仅仅是个头,他可是有会计证厨师证驾驶证等等等证件的人才,一眼看出问题所在。

“怎么回事?”张艺兴喝了口奶茶,明明杯子里有吸管却不用。

小弟苦着脸:“兴哥,我就是想汇报这个事,最近兄弟们去收保护费都收不到,说是已经交过了,还是兴哥亲自来收的……”

“去他的小饼干,兴哥日理万机,能有空去小店里收保护费?”小王怒目圆睁:“这你也信?侬脑子瓦特了?”

“我是不信啊,可兴哥说我们要讲文明懂礼貌,总不能动手砸店吧?”

张艺兴放下杯子,饶有兴致地挑了挑眉:“有人冒充我?挺有意思的,知道是谁么?”

“不知道。”

“嗯?”

“我我我这就回去查监控!”

小弟很快拷贝了一个录像拿过来,张艺兴看着视频里的两个人,无意识地摸了摸下唇。将画面定格在那个戴墨镜的男人抬头的那里,兴哥起身,理了理袖口,他穿着红西装,看起来不像是黑帮大哥,倒像是养尊处优的贵公子:“找到他们,带过来。”

“是!”

“要客客气气地请过来,不要动手。”

“这……”

“有问题?”

“保证完成任务!”

——我是终于见面的分割线——

孙红雷被带到张艺兴面前时,后者正闭着眼睛穿着黑色唐装坐在躺椅上听Hip-pop,明明满是很违和的事情,在他做来却有奇异的美感。

“兴哥,人带来了。”

张艺兴一抬眼,正对上孙红雷的眼睛,他楞了一下,笑了:“原来你不戴墨镜是这样的。”又问他旁边的小弟:“怎么就一个人?”

“那个跑了,不过我们很快就能把他抓回来了。”

“抓?谁让你们抓的?”

“不是抓,是请,我们一定把他请过来。”

张艺兴微微颔首,又笑了起来,对孙红雷说:“请坐吧,你想喝点什么?”

黑衣,白肤,明眸,皓齿,酒窝……

酒窝里没有酒,孙红雷却有微醺的感觉,他很清楚自己究竟是在一个什么样的地方,面前这个过分俊秀对他过分和气的青年究竟是什么人,但鬼使神差般的,他问:“有酒吗?”

张艺兴见到他的几分钟内笑的次数比以往一天还多,而且是发自内心的愉悦的笑。他对站立身侧的几个小妹说:“给客人上酒。”

————我是红兴坐下来喝酒的分割线————

一杯二锅头,辣的眼泪流。

不是歌词,我们兴哥喝了一杯红星二锅头以后,眼睛就有点湿了,头也有点晕,脸也有点红……

哎呦喂忘记看度数了,张艺兴内心犹如一万只小绵羊跑过去,但他面不改色:“你们为什么要冒充我,还去我的地盘收保护费?”

“为了钱。”孙红雷一瓶二锅头下肚,神智反而更清醒。

“我手下的弟兄,个个都很能打,但十几个人才堵住你,还让你的同伴脱身了,你们俩有这种实力,想要钱为什么要用这种办法?”

“来钱快。”

一旁帮忙敲核桃的小王一把捏碎了手里的铁皮核桃。

“小王,你想说什么?”

“兴哥,这小子还挺横的,说话三个字三个字往外蹦,念三字经呢这是。”

“三字经?”张艺兴坐正,看向孙红雷的目光是纯然的好奇:“你会背三字经吗?”

“要我现在背吗?”

“不用,你背一段千字文吧,从天地玄黄背到……背到巨野洞庭。”喝了酒的兴哥思维非常跳跃——不过从三字经跳到千字文也不是很跳跃吧。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晨宿列张……”孙红雷居然真的态度自然地张口背了起来,很顺畅而且准确无误。我们兴哥还是小朋友的时候,两位黄哥就是用《三字经》和《千字文》给他启蒙的,至今仍然记忆犹新,自然知道孙红雷背的对不对。

还别说,这人声音还挺好听的,吐字也清晰,比一些电台主播不差什么,张艺兴想,要不留他下来专门读书听?当然,得先查清楚他的底细。

“……昆池碣石,巨野洞庭。”

“完全正确,背得可比我熟练。”艺兴推给他一杯清水,随口问:“你以前是做什么的?总不会是语文老师吧。”

他真的只是随口一说,结果没想到孙红雷顿了一下——

“我只做过数学老师。”

兴哥漂亮的眼睛一下睁大了:“有教师证的那种?”

“嗯。”

“你身手这么好……”张艺兴说了一半停下来,想一想义父黄渤以前还是教音乐的,师父黄磊是教人做菜的,不也照样混黑道吗,正常。

“当过几年兵。”孙红雷回答。

“那你还做过什么?”

“做过出版开过公司,发过财破过产,好像也没有什么了。”

“看你也进社会很多年了,为什么要招惹洪帮?”

“我说实话你会信吗?”

“不说我怎么信呢?”

“那我得从头说起,可能有点长。”

“洗耳恭听。”

“我从小到大,学什么都很快,也一直挺顺利的,但二十岁以后我就麻烦不断,我就挑几件大的说吧。先是退伍前夕出一个普通任务,结果碰上大毒枭,最后毒枭解决了我也没了半条命。”

“你是确定我洪帮不沾毒品才敢讲的吧。”张艺兴吐槽。

孙红雷笑笑,继续讲:“复原后回到学校继续学业,结果毕业前夕有个学生跳楼,正好砸到我,我伤得比他重,还好都抢救过来了。”

“你得罪他了?”

“并没有,我和他之前并不认识。”

“这个人不会就是跑掉的那个吧?”

“确实是他。”

“然后呢?”

“毕业后我去教书,结果有一天在校门口被不认识的人泼了一身狗血。”

“你得罪他了?”

“也没有。后来才知道他本来想泼另一个老师,结果认错人了。还好他泼的不是硫酸。”

“虽然错不在我,但类似的事情发生了太多次,对我的工作生活都造成了很大影响,于是我就辞职去经商了。”

“等一下,你说的故事我好像看过,名字叫《一个倒霉蛋的半生》?”

“因为我就是那本书的作者,那是我结合亲身经历写的小说。”

“之后你做生意做得正红火的时候被盗走了商业机密,于是你改行去做了出版?”

“很高兴你能记得书的内容。”

“然后仓库着火了,所有东西都烧没了……”

“是这样。那之后我就写那本书,卖的不错,但是从庆功宴出来的时候我出了车祸,百分之百是意外。在尝试各种工作都会出意外之后,我决定做一个没做过的工作。”

“收保护费?”

“是的,我小时候很羡慕黑帮人士。”

“我可以理解你扮成黑帮收保护费,但你和你的同伴为什么要假装是我?”

“因为我想见到你,然后毛遂自荐。”

“也许你没见到我就被处理掉了。”

“那就算我倒霉了,不过我相信洪帮不会草菅人命。”

“你就不怕有意外?”

“我已经经历这么多意外了,如果人生就这么结束,我也不意外。可能这就是命。”

“我可从来不信命。”

张艺兴已经有些醉了,孙红雷看着他,脑袋里蹦出一个词:面若桃李。

“你今晚先住下来,等我确定你说的都是真话,你就可以留下来。”张艺兴说。

“当然,如果你说了半句谎话,你也可以留下。”

他笑得像个孩子:“留下身体的一部分来。”

——TBC——

下章红猪都入帮。红猪友情线。猪的cp没想好,可能没有😂毕竟双黄红兴都确定下来了。

——

觉得自己写的有点奇怪……啊不改了再改今晚又不能发了。

评论(1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