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鱻(xian)

明年春末回归,勿念

守望-第三章

前文点tag“relax守望”。

——

第二次见到小赖,他看起来气色好多了,果然,问到睡眠问题的时候,他写道:“谢谢您 那个药很有用 睡不着的时候吃一粒 就能很快睡着了”

维生素C有这么强的助眠作用吗?当然没有,起作用的是他对自己的心理暗示:这个药治疗失眠很有效,于是真的有效了。

“看得出来,你比上次精神多了,更帅气了。”我笑着说,“真好啊,我的嗓子没事了,你的睡眠状况也在改善,我就说嘛,不管什么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

小赖点点头。

“对了,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为什么写字不加标点呢?”

——习惯了

“小赖是不是可以自己作词作曲啊。”

——恩 以前经常 现在很久没有做了

“但是用写歌词的格式写字的习惯一直保持下来了。”

——对

在接下来的谈话中,我发现“以前”这个词出现的频率很高。

他很怀念“以前”,不知是怀念从前的自己,还是某位故人。我想都有。

当我跟他谈到学校生活时,我拿了半年前他班级的课表给他看,课表还是罗书全帮我找的,与此同时还有各个任课老师简短的介绍,性别年龄学历什么的。

“你最喜欢哪门课?”

小赖迟疑了一下,点了点语文课。语文老师同时是他的班主任,是位风评很好的老教师,罗书全给我课表时还替她带了话:“请一定要让小赖重新回到学校去。”我让小赖写下对她的印象,小赖没多犹豫就写了“和蔼耐心认真负责”。

每门课及其任课教师都一一写下评价,顺序是他自己选的,写到最后,只剩下数学课。

“不喜欢数学吗?”

小赖垂下眼睑,点了点头。

“那也很讨厌这位周知庸老师吗?”

小赖的手紧紧攥住衣服下摆,既不点头也不摇头。

我心里把“周知庸”这个名字大写加粗加着重号,这个人对小赖来说肯定很特别。

又随意说了些别的,小赖情绪莫名的低沉,我突然说:“今天其实还想给你介绍一位新朋友。”

小赖惊讶地抬头,我冲他一笑,从沙发后面提起一个小笼子,小灰正在里面啃脚:“当当当当,就是这位了。”

“他叫小灰,是我的新舍友,不放心他自己在家,就把他带过来了。”

如果没看错的话,小赖眼睛一亮。

笼门打开,小灰放过自己的脚,对面前的美少年嗅来嗅去——我养的真的是兔子而不是狗?

“他很喜欢你,你要不要抱抱他。”一

小赖的酒窝又浮现了,他动作轻柔地抱起小灰,很温柔地抚摸他。

“他特别喜欢被摸头,你可以试试看。”二

小赖用一根手指轻轻摸着小灰的头,小灰很配合。

“不如你们俩握个手?”三

小赖依言握了握小灰的左爪。

开始。

“你叫什么名字?”

他有些奇怪地看了我一眼。

催眠失败。

“我刚刚想试试在你放松的情况下能不能出声。”

小赖低下头继续摸兔子。

老师,我给你丢人了。

但是幸好催眠失败,不然我真的是违反职业道德了,不经来访者同意就使用催眠什么的……即使最后结果是好的我也会良心不安的。

刚才真是昏了头了,居然想直接催眠他,要知道我跟老师最大的分歧就在于这里啊。

我在一瞬间想了很多,终于下定决心:“小赖,你听说过催眠疗法吗?”

小赖茫然地看着我。

我仔细跟小赖讲了催眠的原理和作用,给他提出了两个建议:一个是将引发他失语的相关事件压到潜意识的最深处,也就是让他“忘记”那些事情,自然也就可以说话了;二是让他在催眠中正视那些事情,解开心底的结,自然也就好了。

也就是,逃,或者,战。

小赖思虑良久,写下四个字——让我想想。

“不着急,下次见面的时候,你来告诉我答案。”

他点点头。

“那么,今天就到这里了?”

——谢谢您

“哎哟别这么说,我们是战友嘛。”我从他怀里接过小灰,“小灰,跟哥哥说再见~”

小赖的嘴角轻轻翘起了一点,真的对小灰挥了挥手。

“下周见。”

我目送他下楼,他下到一半又折返回来。

“怎么啦,是落下什么东西了吗?”

他抿了抿唇。

我猜测着问:“是还需要助眠的药吗?”

小赖点点头,小小地松了口气。

我包了一小包药片给他,数量是上次是一半:“这周药量可以减半了,睡不着的时候吃半片就行。”

小赖离开后,我抱着兔子在咨询室的门口站了一会,突然想到他的最后一条朋友圈。我很清楚地记得,配图是一只小兔子,配文是一个数学公式。

是什么来着?我匆忙翻出那叠纸,翻到最后。

“r=a(1-sinθ)”。

这个公式,怎么有点眼熟?

我在搜索引擎内打上这行公式,底下很快跳出“心形曲线”“爱心公式”等字样。

是了,笛卡尔的心形线。r=a(1-sinθ),在坐标轴上画出来,是一个心形的图案。


就是这个图案,曾经一度成为表白的工具。

相传这是他写给公主的情书,某个矿泉水还用这个故事做了广告,年老的数学家与年轻的公主相识相爱,身份的鸿沟,地位的迥异,年龄的差距,最后变成爱情的传奇。

一个数学成绩并不优秀、或者说并不是很喜欢数学的学生,在怎样的情况下,他会在朋友圈里发这样的数学公式,还和自己最喜欢的图片放在一起?

答案不言而喻。

这是一个隐晦的告白。

那么,他告白的对象是谁呢?

“小余,我能进来吗?”罗书全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他总是在这个时候过来,看来对小赖是真的很关心。

“请进。罗哥,你认识周知庸吗?”

他明显怔了一下:“啊,周知庸啊,认识,怎么啦?”

“你对他了解多少?”

“他人不错,就是有点闷,属于一心做学术的人吧。”

我狐疑地看着他:“你们……很熟?”

“哈,哈,”罗书全干笑了两声,“被你发现了,我们是好朋友。”

“哦,那正好,你跟我仔细说一下这个人。”

“怎么突然问这个,你不会是看他条件不错春心萌动了吧,那你可死心吧,老周现在在山区支教呢。”

“什么时候的事?”

“让我想想啊,大概是三四个月之前的事情了,到底怎么啦?”罗书全一下子反应过来了,“他和小赖的事情有关?”

“不,我只是随便问问。罗哥你找我有事?”

“哦,没什么大事,就是这周六我想搞个家庭聚餐,来邀请你。”

“罗哥掌勺吗?那必须得去啊。”

我们就聚餐时的菜式酒水聊了一会,谁也没提刚才的事情。

周六的聚餐上,出乎意料的,我见到了小赖。

——未完待续——

Ps:1、余妤的催眠方法是我编的,催眠虽然在心理咨询与治疗中应用很广,但现实中的绝不是影视里的那样,这里是为了剧情需要的夸张。

2、忘记要说啥了,想到了再补充。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