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鱻(xian)

明年春末回归,勿念

守望-第二章

前文点tag“relax守望”。



——
初步诊断,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

在诊疗记录上写下这行字后,我整个人脱力般的趴在桌子上。我承认,我被小赖影响了,这孩子看向我的眼神就像是在说“救救我”,而我虽然做了保证,却不知道最后能不能得到期望的结果。

“笃笃笃。”有人敲门,从敲门的力度和频率来看,应该是老板。

“门没关,请进。”我坐起身,调整了一下表情。

进来的果然是罗书全,他把一小袋饼干放到桌子上:“今天辛苦了,最近新学了烤饼干,给你尝尝。”

“谢谢罗哥,不过你要是想问今天小赖咨询的内容,那就……”

“你看你,怎么老是把我往坏处想。我身为老板体恤一下成员不是很正常嘛。”罗胖子笑得像个弥勒佛,善良又憨厚。

信他我就不姓余。

“谢谢老板体恤,老板你能把门从外面帮我带上吗?”

“怎么还赶人,来聊两块钱的呗。”看吧看吧,笑得跟狐狸似的,狐狸都没他贼。

“能说的你都知道了,我跟小赖妈妈通电话之后她就打给你了啊,哎哟喂罗哥你赶紧回家陪老婆吧,我过一会也要回家了。”

“难道我像坏人吗?”罗书全用他那大眼睛看着我。

“不像,”我顿了顿,“像长得好看的坏人。”

最后还是没把这个长得好看的坏人“赶”出去,因为他带来了很有价值的资料:过去一年小赖的微信朋友圈内容。

不像现在热衷于社交网络的青少年,小赖的朋友圈更新频率不高,但挺有规律的,平均一星期更一两次的样子,内容多为音乐,舞蹈,游戏,生日祝福,偶尔有一张自拍,每次都有一张兔子图。最后一张图片发表于四个多月前。

已经四个多月没发朋友圈了啊,那起码在他不能出声的一个月前,他就出现了一些症状,那病程绝对不止三个月了。

虽然有新的发现,但我一点都高兴不起来,这代表小赖的情况比我刚才判断的还要严重。

罗书全什么人啊,我这脸色微微一变,这狐狸就立马发现了:“怎么啦?”

“发现了一些东西,谢谢罗哥,你帮了大忙了。”

“能用得上就好,”他叹了口气,“希望小赖快点好起来。”

“我会尽力,我也相信小赖不会放弃的。”

……

送走罗书全,我重新梳理了一下今天得到的信息和我的思路。

小赖的梦境在一定程度上揭示着他的内心,他在试图逃避某些伤害。失声会是他逃离伤害的方式吗?我现在还不知道。

朋友圈是他的人际网络,点赞和评论数一直很多,但有些一直点赞评论的人,后来慢慢不见了,这些人里,一定有小赖很在意的人。

小赖很喜欢音乐,也喜欢跳舞,喜欢兔子,还喜欢狗……他是内心很温暖和柔软的孩子,因此,也容易受伤。

……

把文件装好,关灯离开。开车路过一家宠物店时,我进去买了只小灰兔。

“灰色的……就叫你小灰吧,不说话就是同意了。”我对我的新室友说。

——未完待续——

请叫我勤劳的鱼。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