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鱻(xian)

明年春末回归,勿念

(红兴)贤者之爱-第二十八章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

OOC、AU

完结倒计时
——

医院。

张艺兴醒来有一会了,他的目光在病房内逡巡多次,又失望地收回。

黄渤和黄磊当然知道他在找谁,但那个人今天恐怕不会出现了。明天呢?不知道,也许会来,也许不会。

医生不准艺兴玩手机或电脑,正好黄磊也不想让外界舆论影响到他——全程直播的大型赛事的颁奖礼上冠军晕倒的事情,再怎么控制舆论也不能掩盖。

只有看书和听广播是被允许的,看书的时间还有限制,艺兴觉得自己已经是大人了,也不想让两位父亲给他念书,于是只剩下听广播这一选项。

住院一周后的晚上,他已经有了固定收听的目标,那是一个主播声音有点像孙红雷的频道。

今天似乎是在讲美人鱼的故事?张艺兴不由想起那晚孙红雷给他讲的那个睡前故事。

【……小美人鱼救下了王子,带着陷入昏迷的他来到了海底,她居住的宫殿里。人鱼的祭司在她生日时送给她一瓶药剂,作用是让人类在海里自由呼吸,时效是两个月。】

这个开头,好像就是那个故事?艺兴调大了音量,继续听下去。

【小美人鱼给王子喂下了药剂,坐在一旁静静地等他醒来。王子醒来的时候,就和她含情脉脉的视线对上了。

在小人鱼眼中,她心爱的王子只是眨了两下眼睛,万万没想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他已经想好要利用眼前这个“迷恋本王子的蠢女人”了。】

王子是不是有问题啊……艺兴想着,继续听下去。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王子和公主过着幸福的生活……或者说,小美人鱼以为自己过着幸福的生活。她已经完完全全的爱上了王子,已经到了愿意付出一切的地步。王子却表现得越来越忧郁消沉,虽然看向小公主的眼神越发温柔,可他心里却越来越烦躁。小公主终于忍不住问起王子郁郁寡欢的原因,王子回答:“我来这里已经很久了,我父王还不知道我的还活着,他很可能以为我死了,并且悲痛欲绝。”

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小公主这才想起来那瓶药剂只有两个月的效用,即便王子不想离开,他也没有办法继续在海底生存下去了。王子自那天说起父王以后,再没有提过回家的事情,只是公主好几次碰见王子神情落寞地发呆,公主想,他一定是想家了。】

哎呦喂,公主也太单纯了。艺兴想。

【小公主还是不忍心,那是她最爱的王子啊,于是在药效失灵的前一天,她把王子送到了岸上。王子的威信还是很高的,尽管失踪了两个月,海边还是有不少士兵在搜寻他的下落,小人鱼再不舍也知道不能让那么多人类看到她,于是悄悄地潜回了海底。临走之前,她把一直戴着的父王送的尾戒送给了王子,这枚戒指能够阻挡一次致命的攻击。

王子回到宫廷,第一件事是面见父王母后,小人鱼不敢说出她爱上了人类王子的事情,而王子说出一个人鱼公主爱上了他这件事毫无压力。老国王很快就想到可以通过这件事获得的利益,然后他召来了宫廷供奉的大法师。

法师常年把自己包裹在灰扑扑的斗篷里,只有那双干枯的手会露出来,没有人见过法师的样子,连国王都没有。法师的声音嘶哑难听,他对国王说:“陛下,人鱼是海神的宠儿,虽然是异端,可浑身上下都是异宝,如果能用人鱼献祭,您的国家将成为最强的一个。即便不用它来献祭,人鱼身上的所有部位都可以炼制高等药剂,您一直希望得到的青春药剂也可以。”没有哪个有野心的国王能够抗拒成为强国之主和永葆青春的诱惑,老国王自然也不例外。

人鱼的利用价值不仅仅在于献祭与炼药。在王室珍藏的典籍中,有关于人鱼的记载。

“人鱼之心”在典籍中有两种解释,一为人鱼的爱情,爱上人类的人鱼如果愿意和人类缔结同生契约,那么人类就会有和人鱼一样漫长的生命和在水底生活的能力,并且人鱼如果意外身亡,人类会得到人鱼剩下的寿命与能力;二为人鱼的心脏,人鱼的心脏是熬制“青春药剂”最主要的材料,而且在人鱼活着的时候取出的心脏效果最好。

两个月的时间,大法师已经找到了合适的魔法阵,接下来就要慢慢收集画魔法阵的材料。国王陛下和王子殿下也没有闲着,他们一直在计划怎样成功地和小人鱼缔结同生契约,怎样得到新鲜的人鱼之心,怎样充分利用人鱼所有的价值,并且有了相应的对策。而这两个月,足以让情窦初开的小人鱼公主下定一个影响她一生的决定——变成人。

小人鱼在去找海底臭名昭著的巫婆时,被大祭司挡住了去路。依旧是谁也看不清的容貌,依旧是魅惑般的嗓音,大祭司说:“不要去找巫婆,你要付的代价是不可估量的,在下愿意为您效劳,我的公主。”

在小人鱼眼里无所不能的大祭司给了她一瓶能变成人类一年的药剂,并且要求她不要告诉任何人,连她爱的王子也不行。小人鱼同意了。

王子要大婚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国家。

据说未来的王子妃是王子的救命恩人。

据说未来的王子妃唱歌无比动听,跳的舞天下无双。

据说未来的王子妃来路不明,但是王子执意娶她,为此甚至和国王吵了一架。

据说王后实在是拗不过王子,所以才答应他娶那位姑娘。

对于人鱼公主来说,接下来的一年,是她整个生命中最美好的时间了,越美好,就越残忍。

虽然国王和王后对这个儿媳妇都很冷淡,但是王子对她简直是捧在手心里。王子为了王子妃亲自谱曲让她来唱,为了王子妃拒绝贵族小姐们的示好,亲自设计王子妃的服装,嫉妒坏了全国暗恋或明恋王子的淑女们。

在口耳相传中,王子成为世间痴情男子的典范,越来越多的少女将他当做梦中情人,人们都觉得,王子妃实在是天底下最幸运的女人了。

初为人妇的小美人鱼也这么想。

然后,一年之期到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王子妃的双腿变成了鱼尾,许久没用到鱼尾,又是在地面,小美人鱼一下子倒在了王子的怀里——他们一向是形影不离的。

人鱼向来只出现在传说中,而且在民间的故事里,人鱼与人类是不死不休的,很多航海的船员就是因为人鱼而葬身大海,人鱼的歌声是杀人的利器。

美貌,强大,不容于世,即异端。

反应最快的侍卫大喊着“异端!”冲了过来,意图把小美人鱼抓起来,王子说:“不得无礼!她是我的妻子!”

侍卫们围成了一个包围圈,把王子和异端围在中间,侍卫长努力地劝说王子离开异端,趁着异端虚弱,处死她。王子坚决不同意。

国王闻讯赶来,狠狠地责骂了王子:“逆子!你执意娶她也就罢了,现在既然她是异端,你怎能还是执迷不悟?!”

王子依然说:“她不是异端,是我的妻子。”

国王大怒:“把他们两个都押下去关起来!”

阴暗的地牢里,小人鱼依偎在王子身上,听王子说了一夜的情话。

第二天。

小人鱼因为缺水,鱼尾的颜色看起来暗淡了许多,她躺在王子怀里,一言不发。

国王坐在高高的王座之上,近侍宣读了王子妃的罪状:蛊惑王子,危害国家。

国王命人将异端押入死牢,王子押入寝宫软禁起来。

王子奋力挣扎无果,满目悲伤地望着妻子的背影。

“王子妃是异端”和“国王要净化异端”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大街小巷。

王子的寝宫内。

国王【低语】:她现在有多爱你?

王子【低语】:为了我什么都愿意做。

国王【低语】:做得好。看来计划可以顺利实施了。

国王【高声】:你以为你是王子就可以包庇异端吗?!我看你是被美色弄昏了头了!

王子【高声】:她不是异端!是我爱的人!她没有危害国家!

阴暗的死牢。

把自己整个人包裹在宽大的斗篷里的大法师站在已经很虚弱的小人鱼面前。

“王子已经被看管起来了,不会有人来救你了。你可以留下遗言,说不定我会转告他。”

小人鱼恍恍惚惚觉得面前这个人有些说不出的熟悉,可是没等她想明白,就感觉鱼尾一阵剧痛。

大法师手里拿着一片鱼鳞,还带着血,很显然是刚刚拔下来的。

“失水之后光泽都没了,不知道会不会影响药效……”大法师喃喃自语,转身吩咐看守地牢的士兵将异端转移到水牢。身为大法师,这点权利还是有的。

水牢是所有牢房中最阴森恐怖的,环境也是最差的,因为人类是无法长期待在这么一个阴暗潮湿还有水蛭出没的地方的。但是这里对于小人鱼来说要比之前的地牢和死牢好得多。起码有水,而且水蛭这类低等级的水生物根本不敢靠近她。可是小人鱼还是很害怕。海里可没有水蛭这种东西,即使有长得可怕的生物也会对她很友好,说实话看久了还觉得挺可爱。而在人类中生活的这一年,王子带着她看过很多美丽可爱的动物和植物,当然不包括水蛭什么的。

在这种情况下,小人鱼越发地思念王子。

大法师每天会来,采集几片鳞片回去研究,得出了“新鲜程度和药效成正比”的结论,于是小人鱼的鳞片一日日的少了,直到第五天,大法师没有来。

王子终于来看他的爱人,几日不见,他憔悴了很多,精神也不好,但是看向小人鱼的目光还是温柔地像是能滴出水来。

“我要带你逃出去。”王子装作为她梳理头发,在她耳边悄悄地说。小人鱼闻言一惊,想要问什么却被王子抱住了。

“嘘,不要说出来,你只要和前几天一样就好,今天晚上我就来带你出去,乖乖等我。”

入夜,王子果然来了。他抱着小人鱼出了水牢,一路上居然一个人影都没有。到了王宫门口,突然火光大作,国王带着军队出现了,很快,他们就被团团包围了。

国王似乎很愤怒,他只是问王子:“你就这样爱她吗?不介意她是异端,也不在意王位了吗?你的母亲都因此病倒了,你还是执迷不悟吗?”

王子沉默了。

国王怒极反笑:“好啊,既然如此,我也不必顾及什么父子情谊了!放箭!”王城最好的弓箭手就在国王身后,闻言立刻张弓搭箭射向王子……怀里的人鱼。

王子几乎实在同时侧过身,护住了人鱼。

然后,一个海蓝色的护盾出现在王子身前,旋即碎裂,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王子手上的尾戒也碎裂了。

”殿下。“小人鱼虚弱地唤他。

”我在。“

”我……我爱你,用我的所……有,向……海神……发誓,在此,结下……结下契约。”

这就是契约“人鱼之心“。

王子瞬间感觉自己的身体里多了些什么,同时他看见了小人鱼短短十六年的过去,所有的记忆。当然,与此同时,小人鱼也看到了王子的过往,包括他暗地里是怎样计划利用她,杀死她的。

她张开嘴,想问为什么,想用最后的力气推开他。

已经晚了。

小人鱼的胸膛里插进了一把匕首。

匕首深深地扎进去,只看得见精雕细琢的柄。

这把匕首她再熟悉不过了。

离开海底时,她随身就带着它,是大祭司给的,后来就送给了王子。王子很喜欢,每天都带在身上。

现在,这把匕首又回到了她身上。

王子挖出了她的心。

第二个”人鱼之心“也到手了。

就在那颗心脏将要从小人鱼的胸口取出来的那一刹那,所有人都定格了。

小人鱼定格了难以置信又痛苦万分的样子,王子定格了一手匕首一手心脏的姿势,国王定格了喜悦的神色,所有人都好像成了雕塑,火焰还在,可是不再跳动,就连一片下落的叶子,也就这样定格在空中。

远处走来一个人。

在场的所有人都应该认识他——终年把自己裹在宽大的斗篷或者袍子里,享受王室供奉的大法师,就连小人鱼,也在连日的折磨下对他印象深刻。

他走到小人鱼面前,这一刻,他终于露出了脸庞,如果不是小人鱼被定格了,她一定会很惊讶,因为这人和送了她药剂和匕首的大祭司长得一模一样。

长得和人鱼大祭司一模一样的大法师脱下宽大的斗篷,摘下手套,露出一双很美的手,肌肤如玉,十指修长——这不是大法师的手。

大法师,不,大祭司轻轻地抚上小人鱼的脸庞,在她的额头上小心翼翼地落下一个吻。

“睡吧,我的公主,这只是一个噩梦。”

他轻轻地把王子的手拿开,轻轻地把心脏放回去,手里银光一闪一闪,小人鱼就好像从未遭受到这么残忍的伤害似的,肌肤上连一点疤痕都没有,只有被血浸染的衣襟昭示着刚才那残忍的一幕真的发生了。

然后他优雅地套上手套,披上斗篷,戴上兜帽,平静地走开,渐渐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所有人都从定格的状态中脱离,没人发现刚才的异状,只有王子,因为他惊愕的发现刚刚还在他手里的心脏不见了。然后王子看见他的人鱼妻子笑了,那笑容与这一年来见过的都不一样,冰冷,邪恶。

然后小人鱼的手插进了王子的胸膛,捏爆了他的心脏。

王室珍藏的典籍中说,爱上人类的人鱼如果愿意和人类缔结同生契约,那么人类就会有和人鱼一样漫长的生命和在水底生活的能力,并且人鱼如果意外身亡,人类会得到人鱼剩下的寿命与能力。典籍上没有说的是,契约缔结时双方精神共享,过往的所有都将展露在对方面前,因为主动缔结契约的只能是人鱼,所以如果人类没有真心爱上人鱼的话,契约自动作废。

这是海神的馈赠,给爱上人类的子民的最后一道保障。

变故发生的太突然,王城最精锐的兵力都在这里,但是没有人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然后有什么声音传来了,不,越来越近,终于有人喊:“是海啸!”

是的,海啸,从来没有发生过这么大规模的海啸,大海像发怒了,铺天盖地地涌来,四面八方都是水,冲毁了城墙,冲毁了田野,冲毁了房屋——包括王宫里最坚固的宫殿。

不止是王城内,这个国家的所有城镇,乡村,都是如此。很多人压死在冲踏的房底,很多人淹死了,有些会水的人紧紧抱着浮木或者别的什么,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很快他们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咬他们,有人被拖下支撑物,挣扎几下,沉了下去,血很快染红了水。

“水里有东西!”

海里有什么?海鱼,海虾,海星,海龟……这些平时经常作为菜肴或玩物出现的小东西还有长得奇形怪状的生物像疯了一样袭击着幸存的人们,成群结队地扑过去……

无论海浪怎样大,小人鱼始终立得稳稳的——在海水里,她用尾巴也站得稳。

小人鱼闭着眼睛,任由狂风吹乱她海藻般的发丝。她静静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伟大的海神啊,您的子民愿用此身献祭,就此毁灭吧,恶心的人类。”

有多爱,就有多恨。

复仇,复仇。

不知过了多久,一切都平息了,只留下断壁残桓和看不出属于哪部分的残肢碎片。

这个延续多年的王国,就此终结了。

小人鱼站了很久,久到她觉得马上就要倒下,然而她倒在了一个冰冷的怀抱里。

“你累了,我的公主。这个噩梦就快醒了。”大祭司用最温柔的声音在她耳边说。

她真的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她就躺在自己的床上,大祭司坐在她床边。

“睡得好吗?我的公主。”

“我感觉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好累啊。”

“梦见什么了?”

“嗯……不记得了。”

“下次不要喝酒了,陛下很担心您。”

小人鱼这才想起来她在十五岁的成人礼上喝了一杯酒,就晕晕乎乎地睡着了。

“我是来向您辞行的,海神的指示,让我远行。”

“啊,你要走了吗?”

“是的,小公主,愿你幸福。”

他这么说着,很快便告辞离开,当天就离开王宫,不知去往何方。

他是真的希望他的小公主,他所爱的小公主会幸福,和他一起。

可是事实告诉他不可能。

第一世,他是王子身边的侍卫长,他爱上了王子收留的哑女,每天每天想尽办法见到她,哪怕是偷偷的。可是这个跳舞美得不像话的女孩子,她的目光从来都只是追随着王子,从来都没有在他身上停留过。

王子大婚那天,他的目光一如既往地追随着哑女,他想,王子已经娶了王子妃,他和哑女是不是有可能呢?然而他发现了哑女的秘密,那群失去了头发的人鱼是她的姐姐们……他爱的姑娘,是人鱼。

他看着她拿着匕首走进王子和王妃的婚房,身为侍卫长,他居然放任不管。他知道她不会那样做的,她不是可怕的“异端”。

清晨,她走出来,匕首上没有血,她的双腿也没有变成鱼尾,她扔掉了匕首,然后纵身跳进了大海——就在他眼前,化为泡沫。

此后,他无数次祈祷,时光倒流,让他能够有办法救她。他告别了王子,四处流浪,企图找出回溯时光的方法,终于有一天,他误入了一个巢穴,巢穴的主人自称恶魔,可以给予他回溯时光的能力,用他所有的幸福欢乐来换,以后每时每刻,永生永世都将忍受痛苦的折磨。

他没理由不同意,不是吗?

回溯时光的能力近乎万能,不是真的万能。比如说,他不可以成为“自己”,所以他只能用另外的身份。

第一次回溯时光,他成为王子的哥哥,每天都到当年找到王子的海滩上等待,可是他没有等到小人鱼,等见到她时,依然是被王子带回宫。

几次回溯时光以后,他终于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可是事情发展的趋势越来越奇怪——他成为一条人鱼,与小人鱼一起长大,潜移默化地让她不向往人类,成功地追求到她,可是,这个小公主,不是他所爱的姑娘。

这个不是……不是……这个也不是……都不是……都不是她。

无数次回溯时光,从努力追求到默默守护,无论用什么办法,回溯到哪个时间点,都不是她。

他爱的姑娘,是善良的单纯的美丽的坚强的,时光回溯之后遇到的她,很多次都有这些品质,可都不是那个“她”。

这一次,他成为人鱼的大祭司,希望能让她少些苦楚。可是,此间的“他”是大法师,这件事直到最后那天他才知道,只能尽力挽回……

然后就是小人鱼对人类的报复。

这也不是“她”。

他再次回溯时光,回到这一次的一年多前,小人鱼的生日宴上。

这是他最后一次回溯时光。

回到事情的初始,他不会再插手她的人生。

“我只愿你幸福。”

在一次次地回溯时光中遇见的“她”,都不是“她”,“她”的幸福,他也给不了。

所以,他决定放手了。

时光回溯的影响下,每一次都有些微的不同,最后一次,虽然是倒数第二次的一年多以前,王子的性格却无限接近第一世的时候,阴沉的大法师也不存在,此间的“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渔夫。

这样就好。

也许这一次你还是会和巫婆交易,还是不忍心伤害王子以至于化成泡沫,那都是你的选择,我爱的女孩,正因为爱你,所以,从此以后,我不会再擅自插手你的人生。

……

亲爱的听众朋友,这个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

结束了?艺兴还沉浸在最后的结局里,他按住心口,那里涨涨的,又空落落的。

原来……那个故事,原本是这样的。怪不得红雷哥当时讲着讲着,突然就结束了,这样悲伤的童话,实在不适合在那样的夜晚当睡前故事啊。

【今天主播读这个故事,是受人之托,有个昵称为“余生有你”的朋友请我读这篇故事,他有些话想对一个人说,接下来是他的录音】

艺兴已经愣住了。

【我会给你讲每一个没讲完的故事,完成每一件答应过你的事情,我不会像美人鱼那样消失,也不会像骑士那样自作主张。我什么都不要了,只要你。】

录音从收音机里传来,声音有些失真,但还能听出来,正是孙红雷的声音。

病房的门开了,一个熟悉的人走进来,半跪在他的床前。

“我们都不能像人鱼那样长生不老,但我会给你长生不老的爱情。”

孙红雷捧着玫瑰花,神情严肃,甚至有些紧张:“我知道我过去做了很多错的事情,很多让你难过的事情……我……”他突然结巴了起来,不复之前的流利。

“你现在来,是已经完全考虑清楚,不再纠结和犹豫了吗?”艺兴问。

“是,我已经确定了,不会再动摇了。”孙红雷把花举高了一点,“张艺兴先生,请问你愿意接受你面前这个年过四十小有资产不够好看唯一优点是爱你的男人吗?”

孙红雷一口气说完,几乎是屏着呼吸在等艺兴的回答。

——未完待续——

今晚受到了惊吓QAQ,我的暖宝宝出了问题,都有火花了……把宿舍电路都烧坏了QAQ我就在旁边吓死了QAQ和死神擦肩而过啊这是……(后来发现是跳闸了,电闸那边有问题,好像不是暖宝宝的锅……但我还是失去了它嘤嘤嘤)

这章的故事是很久以前写的,之前混泰剧圈的时候在贴吧发过,写的不好请见谅w

大家晚安,我还要缓一缓,好方。

第二十九章(完结章)

评论(8)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