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鱻(xian)

明年春末回归,勿念

【红兴衍生】养好一棵小蔡 4

  (前文点tag杨年华×蔡明骏)
杨年华×蔡明骏
AU
OOC
养菜一定是我写过的最快开车的一对……
    ——
   
    陆远婚礼刚过就带着江莱度蜜月去了,生活还在继续,蔡明骏每天按时去餐厅按时回家,一切似乎和之前没什么不同。
   
    杨年华成了“灰鲸”的常客,几乎每天都来,通常是下午,或者晚上。那天他对佳禾说的“不懂西餐”实在是过谦了,哪些菜做得恰到好处哪些火候过了哪些调料少了,一尝便知。如果哪道菜味道不对,他也不会退菜,只是记下体验和建议,发微信给蔡明骏。他原本是用惯了短信和邮箱的,小蔡觉得麻烦,手把手教会了他用微信,附带表情包。
   
    可能男人间的友谊就是这么奇怪,一个厨师,一个老总;一个年轻,一个成熟;两个似乎八竿子打不着的人,萍水相逢后就成了朋友。
   
    这么过了一段时间,他俩出去喝了次酒。这次小蔡没喝醉,虽然脸红红的,意识还清醒,更没把杨年华认成陆远。虽然小蔡没醉,但从认识以后就莫名觉得有责任照顾他的杨年华还是把他带回家——这次没帮忙洗澡,只是帮忙准备了换洗衣物。
   
    小蔡觉得醉酒失态那么尴尬的事情都让杨年华见过了,现在俩人又是好朋友,大家都是男人,在他面前很放松,洗完澡后穿着浴袍就出来了,浴袍是杨年华自己买来没穿的,本身又是宽松款,小蔡穿上后就不免露出一片白皙的肌肤,还隐隐约约看得到其中一个褐色小点。
   
    蔡明骏全无察觉,杨年华却觉得有点热,随口说了什么就匆匆进了浴室。
   
    杨年华从浴室出来,觉得自己恢复了正常,又开了瓶珍藏的红酒,和小蔡边喝边聊。
   
    可能是夜色太撩人灯光太暧昧酒精太作怪,蔡明骏看着杨年华,明明裹得严严实实,却该死的性感,掩饰不住的男性荷尔蒙,莫名觉得口干舌燥。
   
    所以后来两人本来是坐在沙发上聊天聊着聊着不知怎么越靠越近最后滚在一起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对?
   
    蔡明骏一觉醒来觉得身体酸痛,最隐秘的地方还有不可言说的感觉,昨晚……
   
    他不由自主地回忆起几个小时狂热的唇舌交缠,落在身上的温柔的吻与抚摸,耳边炽热的喘息,被贯穿的痛楚和后来的极乐……
   
    他年轻的身体忠实地随他的想法做出反应,他定了定神,努力把冲动压下去,随之而来的是说不清羞赧还是懊恼的情绪。

杨年华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蔡明骏脸红红地坐在床上,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头上还翘起两撮呆毛。

真可爱。他想。

“你醒了。”他说,“起来洗漱吧,我做了早餐。”

小蔡呆呆地点了点头,刚想下床才发现自己竟是不着寸缕的。

他压住被子看向门外,杨年华已经不在那了,小蔡松了口气,下床拿起放在椅子上的衣物,三下五除二穿好——居然还挺合身的,像是特意给他准备的似的。

等他洗漱回来,杨年华已经把早餐摆上桌了,是小笼包和豆浆,还有荷包蛋,很中式很普通的早点,蔡明骏却不期然想起很小的时候,妈妈还在,每天也会给他做早饭,也有豆浆、荷包蛋。

“尝尝看我的手艺,”杨年华招呼他坐下,“第一次包小笼包,包得不好看。”

蔡明骏依言夹起一个丑萌丑萌的小笼包,轻轻咬了一口,嚼了嚼——

“很好吃哎!”

杨年华笑得满足,把豆浆朝他那推了推:“现磨豆浆,趁热喝。”

还算愉悦地吃完早饭,杨年华送小蔡去餐厅,小蔡想了想,没有拒绝,临下车前,杨年华问:“晚上我能来吗?”

小蔡回答:“餐厅开着的时候,谁都可以来啊。”

“那打烊以后,我能来接你下班吗?”

“……”小蔡沉默了一下,没有直接拒绝,“再说吧。”

——TBC——

评论(1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