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鱻(xian)

明年春末回归,勿念

(红兴)贤者之爱-第十八章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
人物OOC预警。
——
张艺兴回到家后很快收拾了一堆要用的东西,没有注意到有两间客房门上多了“music”和“dancing”的小木牌,惦记着还在医院的三人,匆匆带着东西去了医院。
进了病房,把东西放好,看了一圈,还没问呢,黄渤说:“别找了,你干爸他工作去了。过来给你爸削个苹果。”
“啊?哦。”艺兴拿了苹果去洗,然后找了把水果刀坐下来削。
“艺兴,我想起来你小时候一件事。”黄磊看着他说。
“爸你说。”艺兴一抬头,连着的苹果皮削断了,“哎呦喂,还想它从头到尾不断呢。”
“你还是用那个刮皮刀吧,小心削到手。”黄磊有点不放心。
对于父亲的要求,艺兴通常都会做到,何况是这么小的事情,他起身换了刮皮刀:“对了爸,你刚才想说什么?”
“我想起来你小时候不知从哪听来的,说苹果里面有星星,我骗你说,苹果里面有兴兴,然后你就吓哭了。”
艺兴削完苹果,又切成小块,放在盘子里,用牙签插起一个递给黄磊:“我记得这事儿,可我不记得我哭了啊。”
“不信问你爹地。”黄磊嫌他慢,自己端着盘子吃。
黄渤笑说:“我作证,哭得小脸儿通红,最后我把苹果切了,把星星给你看才罢休。不止这件,你有好多好玩的事情,你爸都写下来了呢,只不过没发表。”
“爸,这你可从来没跟我说,父子之间的信任呢?”艺兴装作很委屈的样子。
“现在不是告诉你了?本来是打算等你结婚的时候给你当结婚礼物的。”
“结婚礼物就是我的黑历史吗,爸,爹地,你们不能这样对你们的小骄傲。”宝宝委屈,宝宝要说粗来。
“行了行了,别耍宝了,小骄傲同学,你该回学校了,我知道你今天是满课。”黄渤把背包递给他。
“我要陪着爸。”艺兴不想走。
“陪我干啥,你在这打扰我们二人世界知道不,快回学校去,没课的时候再来。”黄磊把空盘子放到床头柜上,看起来精神比他儿子都好。
“那好吧,我晚上再过来,爹地,爸有什么事一定马上给我打电话啊!”
“小兔崽子说谁呢,我肯定好好的,什么事都不会有,好了快走吧,我睡会儿。”黄磊说着,闭上眼睛躺下了。
“我真走了?”艺兴把包背上。
“快去吧,好好听课。”
“好吧,你陪着爸,我去学校了。”
“去吧去吧。”
黄渤目送艺兴离开,在病房门口站了一会儿,叹了口气,推门进去。
“小渤,别想太多,我们都会好好的。”黄磊看向他,哪有一丝睡意。
“快睡觉,刚从ICU转出来的人怎么这么精力旺盛啊,我那天就该早上就拉你来医院检查,不该听你的说什么做完采访再去,你……”黄渤看着黄磊穿病号服的样子,说了几句就不忍心了,最后无奈地骂了声,“个二半吊子。”
“小渤。”
“干嘛?”
“我睡不着,你随便念个什么给我听吧。”
黄渤翻了翻艺兴带来的书,看到一本《沙与沫》,问黄磊:“纪伯伦的诗集行吗?”
“好啊。”
黄渤翻开书,从翻到的那页开始念:
“……爱情是一个光明的字,
被一支光明的手,
写在一张光明的纸上。
爱情是情人之间的一层面纱。
不肯原谅女人细微过失的男人,
永远不会享有她那美好的德性。
爱所给予的,只是他自己;
爱所取的,也只是取自他自己。
爱不占有,也不会为人所占。
因为爱身是自足的。”
黄磊闭上眼睛,在心里和黄渤一起念:
“留下一点空间,让天风在爱之间舞蹈。
彼此相爱,但不要让爱成为束缚。
让爱成为灵魂两岸之间流动的海洋。
斟满彼此的酒杯,但不要同饮一杯。
把你的面包给对方,但不要吃同一个面包。
一同唱歌、跳舞、欢乐,但要保有自我。
就好像琵琶的弦是分开的,但同奏一首曲子。
献出你们的心,但不要把自己的心交给对方保管。
要站在一起,但不要挨得太近;
因为庙宇的支柱是分开竖立的,
橡树和柏树也不在彼此的阴影下生长。”
——TBC——
1.不要问我为什么刚从ICU出来的人又能训儿子又能撩汉子,就当是给Wuli磊磊开的金手指好了……
2.末尾的诗真不是凑字数……
3.“二半吊子”,青岛话,“二百五”。如果没写错的话。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评论(9)

热度(17)